俊雄2

作者米兰老狼 全文字数 4934字

从学校回家的俊雄,注意到小黑猫坐在家门口前,从来没外出过的它,到底是从哪里跑出来的呢? 小猫的名字叫“小玛”。大约在一个月之前,妈妈为了庆祝他上小学,在附近的宠物店买给他的。在宠物店的玻璃展示柜有白跟黑两只猫,因为妈妈说“黑色的比较可爱”,才决定买下它,讨厌动物的爸爸看到两人带回来一只黑猫,虽面有难色,但还是没反对养它。 “怎么跑出来啦,小玛?你在这里会被车子撞到喔!” 说完后,俊雄将小猫抱起来。 抱着小猫将门打开,走进玄关。每次只要俊雄一抱它就会很高兴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在俊雄怀里的小猫却显得急躁不安。 “怎么啦,小玛?发生什么事了?” 压住想要逃开的小猫,将玄关的门打开。瞬间,小猫从俊雄怀里跳开,又想跑到外面去,但幸好他迅速的把门关上,才没让它又跑出去。 虽然是这样,但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小玛那样想出去呢? “我回来了……” 俊雄将接着要说的话给吞了回去。 家里,好像充满了难以形容的异样气氛。 他极度惶恐的查看四周,就在那个时候--。 “不要--!” 从二楼传来妈妈的喊叫声。 俊雄抱起害怕的躲在玄关角落的小猫,前往二楼查看状况。 “求求你!住手!” 再次听到妈妈的哀嚎,手中抱着的小猫挣扎得更厉害了。 俊雄心跳速度加快。他背着书包,手中紧紧抱着小猫,脱掉鞋子进入家中。他从玄关旁的楼梯往上看,然后再低头看自己的脚下,在楼梯下面沾染像是滴落的暗红色墨汁。他弯下腰,用指尖试着碰触看看,有点粘稠的液体,靠近一闻,带着些微的腥臭味。 是血! 从未经历过的强烈恐惧感,在俊雄小小的体内窜流着。太恐怖了!真想立刻打开玄关门冲到外面,看是逃到哪里去。但是--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躲逃,因为,这里是俊雄的家。 他将不断在怀中挣扎的小猫抱得更紧,蹑手蹑脚地慢慢爬上楼。他感觉得到,自己的膝盖在颤抖着。 俊雄爬到二楼楼梯口时,听到爸爸的怒吼声,“应该没错吧!俊雄不是我亲生的!”那是俊雄最讨厌,爸爸生气时的声音。 “啊--!”几乎与爸爸的声音同一时间,妈妈的惨叫声也跟着响起。他们两个人应该是在他们自己的寝室。该怎么办才好? 他呆呆的站在楼梯上,突然,怀中的小猫“喵”的叫出声来。紧接着,爸妈的寝室门打开了。 “俊雄吗?” 从门缝露出脸的爸爸问。他的脸满是汗水跟油光,而且脸色相当的不好。右手握着折迭刀,身上白色衬衫的胸口附近也弄脏了。 血--没有错。 爸爸慢慢靠近呆呆站在原地的俊雄,一把抓起怀中小猫的脖子,然后用低沉的声音命令着,“你回去自己的房间。” 俊雄完全无法忤逆爸爸的命令,他抬起头盯着爸爸的脸,慢慢往后退。然后,打开在双亲寝室旁边的自己房间的门,冲进去并关上房门。这一瞬间,听到小玛“嘎--”的惨叫声。 --小玛被杀了。 俊雄立刻明白了这点,此时他脑中一片空白,完全无法思考任何事情,全身僵硬,仿佛不是自己的身躯似的剧烈颤抖着。 会被杀死…连我也会被杀……被爸爸杀死……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俊雄找不出答案的,只是把房间里随手可得的东西一一椅子、垃圾桶、地球仪、书包及国语字典--一股脑儿全堆在房门前面。然后,躲进被窝,两手捣住耳朵,双眼紧闭。 妈妈的哀嚎声及爸爸的怒吼声,竟也传进被窝当中。 “俊雄那个叫小林的导师,也就是俊雄的父亲,没错吧!” 爸爸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重复说着相同的话,应该会说到妈妈承认为止吧。他到底在说些什么啊?俊雄如此想。到底为什么要说小林老师是我爸爸呢? 俊雄将棉被盖过头顶不断地发抖,他想起导师“小林老师”的脸。在刚上小学的第一堂课,“小林老师”说自己二十八岁,跟太太两个人住在距离这里约十五分钟路程的社区,而且不久女儿就要诞生了。“小林老师”十分温柔,任何时候都不生气。刚进小学的时候,他告诉俊雄“老师的名字是俊介,俊介的俊跟俊雄同学的俊是一样的”。俊雄想起这一段回忆,心想,要是“小林老师”真的是我爸爸的话,应该会很有趣吧。 爸爸愤怒的声音仍持续着,而妈妈则是不断发出惨叫、啜泣,以及哀求的声音。 在被窝中,俊雄屏息祈祷着。神啊,请让这个家回到今天早上的模样,在傍晚前,爸爸跟妈妈能够和好,希望小玛也没有死。他如此祈祷着,但身体却无法控制地颤抖不已。 从床铺看不见书桌上的闹钟,所以,俊雄并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的时间;突然,听到妈妈发出长又凄凉的惨叫声--就像从远处传来的狗吠声。然后就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连爸爸的声音也听不到了。 --刚才,妈妈被杀了。 如此认为的俊雄,就像平常想忍住眼泪时,无意识的用力咬住自己的手指。 不过,让他悲伤的时间并不多。 隔壁寝室传来开门的声音。 来了!爸爸要来杀我了! 俊雄迅速的从被窝跳出来,打开壁橱拉门,爬到上面那一层并将拉门拉起。 他屏住呼吸,身体却仍发抖。听见爸爸转动自己房间门把的声音,也听到堆在门前的那些障碍物翻倒的声音。 来了! 在黑暗中,俊雄拼命的环视着四周,然后站起身来,一心一意地触摸着壁橱的天花板,终于,他推开了其中的一块天花板。 “俊雄!出来!俊雄!” 是爸爸的叫声。 俊雄好不容易才爬上松动的天花板缝隙,以四肢着地的姿势拼命的往前爬,他知道双膝的皮已经磨破,但现在根本没心思去感觉疼痛。 他在途中,曾回头查看。不久--原本完全漆黑的天花板上面,有了微弱的光亮,爸爸将俊雄房间的壁橱门拉开了。
从俊雄爬上来的天花板那边,可以看到呈四角形的光线照射进来。光亮中,突然出现爸爸的脸。 啊! 俊雄拼命压抑着自己不要喊叫出来。爸爸愤怒的脸,就如鬼魅般扭曲着。 “俊雄!我知道你在这里,给我出来!快出来!” 将头钻进天花板上面的爸爸狂叫着,看他四处张望的样子,应该看不到黑暗里的俊雄。 “俊雄!快到我这里来!不然你就惨了!下场就跟你妈一样!” 爸爸仍继续吼叫着,当然,俊雄并没有打算出去,他屏气凝神,继续努力地压抑着身体的颤抖。如果爸爸爬上天花板的话,不论如何都要逃跑。在这个狭窄的天花板里,应该是身材娇小的俊雄活动比较灵敏吧。 不过,他并没有爬上来。 “随你吧,就待在那里待到死吧!” 爸爸愤怒的说完后,就把头缩回去。壁橱门应该马上就被拉上了吧,因为天花板上面又变得一片黑暗。 黑暗中的俊雄仍颤抖着,从下面传来爸爸踢墙壁及柱子的声音,以及“畜生!”的叫骂声。他似乎一会儿到一楼,然后又再爬到二楼,如此来回的走动着。 刚开始,漆黑的天花板上面什么都看不见,但在眼睛逐渐熟悉黑暗后,就可以辨识出些微模糊的影像。 屋顶跟天花板之间的空间比想象中要大。由于屋顶是斜的,形成一个三角形的空间,中间部分约有一公尺高,但在边缘却只有大概十公分的空隙,并有一根根突出的柱子支撑着屋顶。就在某根柱子后面,好象放着什么东西,从位置来推算,刚好是在爸妈寝室的正上方。 是什么呢? 俊雄四肢着地,小心翼翼的靠近,有个用半透明塑胶袋包起来的大型物品。 为了避免被应该在楼下的爸爸发现,他谨慎而缓慢地靠近,然后把手伸出去。 “啊!” 他不自主的叫出声。 “啊--……啊--……” 在塑胶袋里的,是满身是血的妈妈! “呜--……呜--……” 俊雄把手放进嘴巴里,死命的压抑着不哭出来,全身剧烈地颤抖而完全无法制止。 在半透明塑胶袋里,倒卧在血泊中的妈妈闭着眼睛。 妈妈、妈、妈…… 俊雄在心中喊叫着,他解开塑胶袋的封口,用手碰触妈妈沾满血迹的脸庞。妈妈已经冰冷僵硬了,但为了再确认,他摸了脖子的动脉,果然,已经没有脉搏的跳动了。 我不要你死,不要你死、不要你死啊…… 俊雄不断在心中呐喊着。 我不要你死,不要你死、不要你死啊……。 就在这个时候--妈妈原本闭上的眼睛睁开了。 “哇!” 俊雄本能地往后退。 应该已经死去的妈妈,凝视着俊雄并露出沾染鲜血的牙齿微笑着。 “……到我这里来。” 妈妈的尸体说话了。 “俊雄……到妈妈这里来。” 俊雄无言的点点头。 人有时候会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即使并非住在有着游泳池、如迷宫般的大宅第;不曾搭乘豪华客轮环游世界一周;更没有坐过客机的头等舱、在高级大饭店的VIP套房住上一个月;出入代步的也并非配有司机的顶级房车、或在轻井泽有二百坪的别墅;当然也没有享受过一群佣人来照顾生活起居;在游艇停泊港也没有自家用的游艇;更不是大企业的老板或高级主管;但就是能够蛮不在乎地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相同的,没有待过波兰奥斯威辛集中营;也没因战争或灾害失去了一切;身体也没染上不治之症;也不曾在火灾、交通事故中失去了所有的家人;更不用担心今晚睡在何处、明日要吃什么;但还是有可能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不幸的人”。 更何况--伽椰子所成长的生活圈非常狭窄。 这个世界至今是现实的,有的小孩从未吃过巧克力就死去;同样的,人生至今也是现实的,也有少女连一次盛装打扮都未有过就这样死去。但是,伽椰子并不了解这个道理,甚至连想都未曾想过。 事情就是这样。 没错,当一个人的生活圈越是狭窄,怨恨就越容易变深、变强烈,就像倒进器皿中的水。 器皿越小,灌注进去的水就越快满溢出来。相同的,人的器量越小,所灌注进去的仇恨很快就泛滥于四周。 在被丈夫用折迭刀伤害,煎熬、残酷至虐杀为止的数小时之间,伽椰子不单是怨恨刚雄,还对更多人怀恨、厌恶……自己进入教室时,就突然停止说话的同班同学;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如此爱他的小林俊介;抢夺小林的绿川真奈美;专心于工作而忽略掉女儿的双亲……伽椰子嫉护、仇视、憎恨许多人……盛装打扮的在街上行走的少女们;幸福的购买晚餐食材的家庭主妇们;结束一整天工作正准备回家的男人们;聚集在电玩中心的少年们;在餐厅用餐的家庭;穿著迷你裙跟泡泡袜在街上行走的高中女生们;在公园跟孙子一同玩耍的老人家们……换言之,她嫉妒、仇视、憎恨除自己以外,所有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人。 每当丈夫挥下折迭刀,将自己的皮肤一寸寸地划开时,那猛烈的恐怖与疼痛,让伽椰子嫉护、仇视、憎恨这个世界。 将超过六百万以上的犹太人送进集中营并予以杀害的凶手,他们仇视、憎恨并杀死自己从未见过的人,就只因为对方是犹太人;又或者是,劫机冲撞纽约摩天大楼的男人们,将那些素未谋面的人们都当成敌人而心怀怨恨并杀死他们,就因为对方是美国人;还有,在越南丛林持续投下汽油弹的士兵中,也因有些人在心中想着“所有越共都死光光”,但最后死的却不只是越南士兵,连住在那里的女人,小孩及老人们也都被仇视、憎恨、残害。至于伽椰子,则是赌上这一生的所有,仇视、憎恨,杀害自己除外的所有人,她认为,被虐待至今的自己有这样的权力。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