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子3

作者米兰老狼 全文字数 3522字

“怎么样啊,伽椰子,你以为可以跟我作对吗?”用脚底不断踩着理佳脸庞的男人如此说着,理佳则因极端痛苦、屈辱、恐惧及憎恨而继 续呻吟着。 她感觉到洋装下摆被翻起来,裤袜跟内裤一起被拉了下来,双脚被左右分开,浑身是血腥味及汗臭味的男人趴在身上。然后,就在下个瞬 间,猛烈的疼痛贯穿下腹部。“啊!” 理佳发出低沉的呻吟声,想要翻过身。但根本就无法动弹。压在理佳身上的男人,隔着洋装揉捏着她小巧的**,就像带着怨恨似的猛烈 攻击理佳的**。 “快,回答我,伽椰子……俊雄是谁的孩子?……回答我……伽椰子……快回答……回答我……快回答我!” 男人如吼叫般的说着,继续享受着理佳的身躯。好几次,好几次的任意污辱着。 她根本没有快乐的感觉,有的只有怨恨跟屈辱而已。“喂,俊雄是谁的孩子?……回答我,伽椰子……是谁的孩子……回答我……快回答… …回答我!” 不知经过多久的时间?压在理佳身上的男人,身体微微颤抖后射精了。在恍惚的意识中,理佳感觉到了。 结束射精后,男人抽出命根子站起身来,匆匆忙忙的穿上裤子。理佳躺在地板上,流着泪的双眼朦胧看着面前的光景、因无法对焦,男人 的身影产生双重的影子。 站起来的男人,低头看着躺在地板上的理佳,“这个堕落的女人,死掉算了”。然后,把理佳丢在身后,转头便走出厨房。 绝对不能原谅。 忍受着全身侵蚀般的疼痛,理佳坐起身来。一个猛然的咳嗽,吐出掺杂了鲜血的液体。她用因擦伤而流血的手背拭去眼泪跟唾液,拖着坐 在地板上的身躯往厨房爬去。鼻血不停的涌出并滴落在地板上。 “畜生……我要杀了你……要杀了你。” 她打开厨房柜下面的门。门里面倒吊着好几把刀子。理佳伸手拿起其中的一把——抓起已经有点锈的厚刀菜刀。紧紧握住泛着黑光的刀柄 ,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往走在走廊的男人背后靠近。 男人没有注意到从背后靠近的理佳。一瞬间,理佳被一股不可思议的记忆幻觉给迷惑了。 记忆幻觉? ……没错。之前我也曾做过这样的事。像这样从背后刺杀男人。 理佳两手紧握着厚刃菜刀,放在腰际的部位,站在男人正后方。性器官因强行**而感到疼痛,露出的大腿内侧感觉***慢慢流出。 理佳调整好呼吸。然后,像是整个人冲撞上去似的,将厚刀菜刀刺中男人背后。 “喔——” 生锈的刀刃划开结实的肌肉,男人仰着身子,发出了呻吟。 “喔呜……你……厉害哦。” 理佳手里握着厚刃菜刀,除刀柄之外,刀刃完全插进男人背部的肌肉。看来刀尖已经从男人腹部刺穿出来。男人以背着理佳的姿势,瞒跚 的走了一、两步,接着身体摇摇晃晃的停下了……就这样扑倒在地;两手仍握着厚刃菜刀,仍贴在男人背上的理佳,发出”啊!”的声音。冒出 的鲜血让双手湿湿滑滑的。 “……伽椰子……你这家伙。” 倒地的男人转过身,恶狠狠的盯着理佳。 “啊……” 背着抓着厚刃菜刀的理佳,男人扶着墙壁又摇摇晃晃的想站起来。蹒跚的走了二、三步之后……又停了下来……像蹲下似的倒地。躺在地 上,身体像是痉挛似的微微颤抖着……发出痛苦的呻吟声……然后,就一动也下动了。 蹲在走廊的血泊当中,理佳呆呆的看着男人的尸体。再缓缓看着自己的双手。涂着美丽指甲油的手指,沾满湿黏又带着腥臭味的鲜血。 她的眼泪不禁掉下来。大滴大滴滑落的眼泪,在下颚跟鼻血混杂在一起,然后再滴落地板,然后,下体感到阵阵的疼痛。 “丰岛。”她无意识的呼喊着。 “……丰岛。” 在过度悲伤及绝望中,理佳想起曾经非常喜欢的丰岛裕二的脸。自己曾经是那么的爱他,那么的想他,经常在梦里见到他……然后,理佳 突然有种想法…… “我之所以这么不幸,是因为丰岛他没有接受我的爱。”
人类所有的情感当中,“憎恨”是唯一能够根本的、长期间的强烈影响人类的情感。而可以证明的是,以色列及巴勒斯坦的人们,至今仍 无法遗忘二千年所产生的怨恨,且日益的增强;巴尔干半岛的塞尔维亚人,十四世纪时,在土耳其的奥斯曼帝国统治下,被逼迫从原本信奉的 基督教转而信奉回教,使得阿尔巴尼亚的人民至今还强烈的继续着;怨恨着;江户幕府为让平民的怨恨能集中于一点,故编制“罪人”等贱民 制度;非洲乌干达的弗慈基族,原本具有相同遗传因子的同民族人民,却生活于相互仇恨当中……人类的历史,其实就是一部仇恨的历史。 这些的仇恨,绝对无法用“爱”来消除的。没错,爱在仇恨面前显得相当无力。 而且,有时候怨恨却带来难以相信的力量。 我之所以这么不幸,是因为丰岛他没有接受我的爱。理佳从未有过这样的想法。但是,现在是需要“怨恨”力量的时候……一定要去憎恨 某个人、绝对要让某个人负责。然后,理佳将造成如此结果的所有责任,都丢给曾经喜欢过的男人。 是的,都是丰岛的错,一切的一切都是丰岛的错。因为他不爱我……那个时候,如果他接受我的爱,应该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那个 时候,如果他说喜欢我的话,我就不会这样的不幸……可是……我是如此的爱他……可是……只要为了丰岛,要我做什么事都愿意……可是… …丰岛现在却跟别的女人……无法原谅!……无法原谅无法原谅。 理佳抬起头,想起对丰岛裕二的怨恨,甚至想杀了他!怨恨、怨恨,怨恨,完全无法抑制。……都是丰岛的错…”都是……丰岛的错……都 是丰岛的错。 理佳是如此的不幸,而丰岛裕二现在却那么幸福的生活着。跟理佳以外的其它女人高高兴兴的笑着。完全不能原谅这种不公平。 然后,理佳决定现在要去找丰岛裕二。她决定立刻就去丰岛裕二那里,从他那里夺回幸福,让他回到自己的身边。 她明白应该怎么做——就像曾经做过类似的事情,理佳清楚的知道。 “喂?理佳?……理佳?” 电话已经挂掉了。真理子因感到疑惑又再拨了一次电话,但这次电话却一直响着,理佳并没有来接电话。 “理佳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啊?”她疑惑的喃喃自语着。叫唤着“俊雄”并回过头去。 从刚才开始应该就一直坐在沙发的男孩不见了。 “咦?……俊雄……俊雄。”她边呼唤着男孩的名字,边在屋内四处寻找。 “……俊雄……俊雄。” 厨房、起居间、放置佛坛的和室,厕所、浴室……一楼全部巡过了,却看不见男孩的身影。 “……俊雄……俊雄。” 爬上通往二楼的楼梯。这个时候,从二楼传来小孩子的声音,以及微弱的女人声音。 她轻手轻脚的爬上二楼。声音是从楼梯旁的房门那端传出的。 “……妈妈,你去哪里了?中田老师已经来了……老师说想见妈妈。” 可以清楚听见小孩说话的声音,但却难以听见像在回话的女人声音。不过,在那里的女人——绝对就是男孩的母亲。 “俊雄……” 真理子站在门前喊着。“俊雄……俊雄,我要进去罗!”说完后,便将门打开。 这应该是小孩的房间,墙壁贴了几张用黑色蜡笔画的猫的图画纸。地板上也散落几张画有猫的图画纸。但是……却没有看见母亲的身影。 “……俊雄。” 真理子如此呼喊着。但俊雄就像完全没发现真理子进到房间似的,继续在摊开于地板的图画纸上,用蜡笔画着画。 “俊雄……刚才你是不是在跟谁说话啊?” 或许是沉迷于画画,男孩连头都没抬起来。 感到疑惑的真理子环视着房内。房间里真的全都是猫的画。 “你妈妈他们……好慢喔!” 真理子跟蹲坐在地上继续画画的男孩说。“老师今天真的很想见你妈妈一面……” 然后——原本低着头的俊雄,突然看向天花板。接着听到“……中田老师”的女人声音。 这绝对不是听错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