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子2

作者米兰老狼 全文字数 3659字

凭借着一年前的记忆,前往那栋房子。“啊,就是那里!”告诉计程车司机之后,她从计程车上飞奔而下。红砖砌成的门柱还是跟一年前一 样,“德永”的门牌还挂在上面。在房子四周标示有“禁止进入”的黄色带子。 对了。从德永一家死了之后,这里就没有再住过人了。 站在门前面,理佳抬起头直盯着那栋房子。以阴沉的初夏夜空为背景,诡异的气氛散布在四周。 一年前,我在这栋房子……然后她放弃继续想下去。因为她知道,要是回想起来的话,自己可能就会抛下真理子逃离。 “……真理子。” 不可能丢下真理子不管。理佳下定了决心。然后,穿过“禁止进入”的带子,朝玄关走去。 屋内跟一年前在德永家的天花板上发现德永夫妇尸体,警察进行案发现场搜查的那天一样。 摸着墙壁,找寻开关后打开,但灯却没有亮。不过,却也不是说完全漆黑。从窗帘缝隙斜射进来的光线,隐约照着屋内。 理佳定睛一看,在脚下的玄关水泥地上,看到相当眼熟的平底鞋脱放在那里。没错,那是真理子昨天穿的那双平底鞋。 ——或许看不太出来,但也是Ferragamo的鞋子。因为想到跟理佳有约,才特别打扮自己的。她想起真理子面带微笑如此说着。 “……真理子。” 理佳不停的做深呼吸,等眼睛适应这昏暗的环境。 终于……屋内的情况慢慢看清楚了。理佳再看个仔细。 脚印? 真的,是脚印。在经年累月没有打扫的走廊上,堆积着一层薄薄的灰尘。而在走廊上,有好几个看起来像是穿著裤袜的女人脚印。 “真理子!这次她试着大声喊叫。”真理子!你在哪里,真理子!” 灰尘上所遗留的脚印,在走廊来回走了几次后便往二楼移动。 没有时间犹豫了。理佳脱掉鞋子进入屋内,站在楼梯前面。一瞬间,理佳感受到有股异样的压迫力量从正上方向她逼近。 ——她在。 ——那个人在。 她的心脏猛烈跳动着,甚至连呼吸都变得窘迫。不过……决不能就此逃开。 ……等我,真理子……马上就去救你了,等我。 理佳咬紧牙关,爬上陡峻的楼梯。 她知道真理子会在哪里。真不可思议,在来这个屋子之前,理佳就已经知道了。 在二楼走廊并排着两个房间,但她却毫无犹豫的朝里面的那个房间走去;用汗湿的手抓住门把,稍微迟疑了一下后,把门打开了—— 这里是德永夫妇的寝室。水远失去主人的双人床,还是像那天一样的摆着,不过,已经看不到原本遗留地板上的血迹。 仔细一看,地板上也留有穿著裤袜的女人脚印。从进门开始,脚印便笔直的朝壁橱方向移动,然后就在那里——消失了。 “真理子!” 她勉强移动着因恐惧而僵硬的双脚,走到壁橱前面。然后伸出激烈抖动的手,将壁橱拉门拉开。在堆迭不高的棉被上,掉落着昨天真理子 戴的那条华丽的手链。 “啊……真理子。” 不容许再犹豫了。理佳爬上壁橱的上层,呼吸如喘息般急促,她站起身来,拆掉头顶的一块天花板。 她将头探入天花板里面,在黑暗中寻找着。又再叫了声“真理子!” 天花板里面的空气有点凉,不但很干燥,且带着些微的霉味及尘埃的臭味。理佳忍住不呼吸,定晴找寻着。 这个时候—— 她发现在黑暗中,有什么东西在动。 ……真理子。 理佳收回想要脱口喊出的话。 那不是真理子。 “那家伙”如朝猎物逼近的巨大蜥蜴,趴在狭窄的天花板里面,直直的朝理佳靠近。就像猫的眼睛似的,“那家伙”的眼睛散发出锐利的 光芒,还听到“那家伙”发出“……啊……啊……啊……啊……啊……啊……啊……”的声音。 “不要!” 在“那家伙”来到眼前之前,理佳便跳出壁橱。 她拚命的从寝室飞奔而出,在心中呐喊着,“对不起,真理子,原谅我。”并冲下楼。 “原谅我,真理子……原谅我……原谅我。” 就在往玄关奔去的时候——她瞥见映照在挂镜里的,不是自己而是别的女人。
……唉? 她不自觉的停下脚步。双唇微颤着,站在镜子的前面。 镜中的“那家伙”,双唇微颤的站着。 这是个相当不可思议的光景。站在镜前的确实是理佳,但反射出的却不是。 ……是谁?你是谁? 镜中的“那家伙”跟理佳一样留着长发,谶瘦的身材,脸色很差,也穿著白色衣服。 ……我是谁……我到底是谁? 镜中的“那家伙”跟理佳一样,直盯着对方看。理佳眨了眼睛,“那家伙”也眨了眼睛。 “……伽椰子。” 盯着镜里的女人,理佳如此喃喃自语着。不,不是这样。理佳什么话也没说,但镜中的“那家伙”却自己说了。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伽椰子罗!”镜子里的“那家伙”说完后,开心的笑了。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理佳呆呆的站在镜子前面。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这样的状况不知维持了多久——直到听见有人下楼的脚步声,站在镜前的“那家伙”,不,是理佳才转过身去。 ——来了。 ——有人下楼了。 理佳继续盯着楼梯的阴暗处。 她知道是谁来了。 从楼梯阴暗处出现的是,一个体格结实的男人。这名穿着运动衫的男人,全身沾染着像血一样的东西。他脸庞泛着油光,充血的眼睛因发 疯而闪闪发光。 “伽椰子……你在这里啊!” 男人从楼梯上往下看着理佳,粗声说。“不会再让你逃走了。” 理佳倒吸一口气,不自觉的往后退。 ……刚雄……佐伯刚雄。 应该从未见过面的,但理佳却在看见男人的瞬间,就知道那是佐伯刚雄。 “再逃也没用啦……你已经觉悟了吗?” 男人笑了,而理佳反射性的往玄关逃去;她拼命握着门把,努力想转开。但是,不管怎么转,门都打不开。应该是没有上锁的啊,为什么 打不开呢? “关上,伽椰子……不会再让你逃走了。” 走下楼的男人站在理佳的前面。“放心,我不会马上杀了你的……会在好好疼爱你之后,再杀了你。” 男人将手指弄出喀啦喀啦的声音,那满是血及油光的睑上露出邪恶的笑容。 “不……不要……不要……别过来……不要。” 男人往理佳走去。 “不要!” 在喊叫的同时,理佳朝眼前的男人撞过去。因突如其来的攻击,男人一**跌坐在地上。而理佳趁这个机会,往屋内冲过去。 “这个臭女人,我要杀了你!” 听着背后男人的怒骂,她拼命的往厨房冲去。抓起桌上的酱油瓶,朝正打算站起的男人脸上丢过去。 “哇!” 酱油瓶命中男人微秃的额头。瓶子碎了,黑色液体喷飞四处,男人额头流出鲜血。“畜生!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男人如野兽般的吼叫着,并往厨房走来。 “不要,不要过来!” 男人不一会儿就追上发出哀嚎声的理佳,从背后一把抓住她的长发,将她压倒在地。 “不要!” 瘦弱的理佳仰面直直倒下,因后脑勺撞地而发出呻吟声。她虽然拼命的想站起来,却因头发被抓住而无法如愿。 “住手!放开我!” 男人紧紧抓着大声喊叫的理佳的头发,并抓着她的头重重的去敲地板。好几次,好几次,理佳渐渐失去了意识。 男人终于松开手。意识模糊的理佳,感觉到男人粗壮的手臂伸进自己的两脚间。接着身体被高高举起。然后,就在这个瞬间,理佳的身体 被猛力的摔到地上,发出巨大的碰撞的声,同时整个屋子也猛烈震动。 背后着地的理佳因过于痛苦而停止呼吸,她就像濒临死亡的芋虫蜷缩在男人脚下。 ……住手……求求你……住手。 她在心中呐喊着。 但男人却相当固执,朝着躺在地板上痛苦呻吟的理佳肚子,狠狠的踢了好几下。 “哇!” 又再一次。这次是胸部。 “哇!” 又再一次。这次是下腹部。 “哇!” 男人踢着理佳的身体直到没有力气为止,而理佳翻着白眼呻吟着。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