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子1

作者米兰老狼 全文字数 1707字

跟仁科理佳分开之后,中田真理子决定去学校无故缺勤的学童家看看。原本打算今晚跟理佳聊到很晚,但既然发生这件事,那也无可奈何 。 理佳大概很累吧。脸色非常的差,也不太讲话。而且……理佳改变很多。不只是对食物的喜好,连对衣服、音乐、电影跟阅读的嗜好也都 变了,有一种不是在跟理佳,而是跟其他女人说话的感觉。 天色已经开始变黑了。通过老旧的商店街,迷路了好几次后,杂乱又错综复杂的住宅区。问了几位住在附近的人,终于找到了那个家。 没有错。在红砖砌的门柱上,挂着“佐伯”的门牌。 “应该就是这里吧!” 真理子按下门旁的通话门铃。叮咚—— 没有人回应。她又再按了通话门钤。 叮咚—— 还是没有人回应。真理子无奈的推开铁门,朝玄关走去。 她说着,“有人在吗?同时敲了玄关门好几下,但还是没回应。于是她试着转动门把,门并没有上锁。 “对不起,我是学校的导师中田真理子。” 她将门打开,朝屋内不断重复呼喊着,“有人在吗?”“有人在吗?”进到屋内。 瞬间,真理子有——某种极度异常,极度不祥——的感觉涌现出来。她在玄关前面是条笔直的走廊,走廊两侧各有几扇房门。玄关旁边, 则是通往二楼的楼梯。 “嗯……有人在吗……请问有人在家吗?” 她在玄关脱掉平底鞋,走进屋内。进去之后,打开右侧的房门。 “啊!”反射性的喊出声音。 真理子的学生就坐在宽敞的沙发上,恍神的注视天空的某个点。 “吓了我一跳。俊雄同学……原来你在这里啊。” 那确实是真理子班上的学生。不过,那样的模样并非真理子认识的男孩。 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呢?男孩的眼睛无神,从身体感觉不到任何生气。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呢? “俊雄,过来一下。” 真理子将手伸向男孩的脸庞,拨开披在前额的头发,用手去摸额头。
跟真理子所想的不一样,男孩并没有发烧。前额有点冰冰凉凉的,仿佛像是没有生命似的。 “好象……没有发烧耶!” 这个时候,真理子发现在男孩的脸上,牢牢沾着红黑色的点状物。在两脚的膝盖上,则像爬过堆满灰尘的地方,有点脏且因擦伤而渗出血 迹。 “怎么没什么精神呢?发生什么事了吗?” 她试着询问,但男孩还是盯着墙壁看。 无可奈何的真理子只好坐在男孩对面的沙发,并长长的叹了口气。 屋中静得出奇,外面的声音几乎听不见,室内的寂静就像冷空气般的堆积,又像沼泽底层的水一样没有流动。不……不只是寂静。杂乱不 堪的起居室有什么……真理子从未感受过异样的不祥物体,也堆积了好几层。 “啊,对了。” 真理子无法忍受这样的寂静,于是开口说、并从提包拿出大信封,接着把放在信封里的一张图画纸放在桌上。 那是上星期在上图画课时,真理子要学生们画的画,而男孩用蜡笔画了看起来像爸爸、有着强壮体格男人,以及看起来像妈妈、留着一头 长发的女人。 看着摊开在桌上的画中女人,真理子想起好友仁科理佳。 ……为何会突然想起理佳呢? 真理子抿了抿嘴唇。 ……没错。刚才跟理佳见面的时候,她也跟画中的女人一样,留着长发穿著白色衣服。“画得真好。其它老师也都很赞赏哟!” 真理子说完后,原本面无表情的俊雄,第一次露出笑容。 “俊雄的妈妈去哪里了呢?出去买东西吗?” 真理子开口问,但男孩却没有回答。 无计可施的真理子慢慢站起身,从窗帘缝隙眺望绿意盎然的庭院。这个时候,从屋内某处传来“喵——喵——”的猫叫声。 真理子从包包拿出行动电话。然后,按下刚刚才分开的仁科理佳的速拨键。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