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子4

作者米兰老狼 全文字数 2569字

这个时候—— “想知道吗?”听见“那家伙”的声音。 不,不是耳朵听到的。但响子却清清楚楚的听见“那家伙”的意识。 “想知道吗?” 响子颤抖的点点头。 “那么想知道的话,就告诉你好了。” “那家伙”又再往响子方向靠近,响子略微的退后。不——没有办法再后退了。那里,身后已经没有地了。 “不!不要!” 就在下一瞬间,响子从楼梯滚落,身体因碰撞而发出尖锐的声音。 刚开始腰部感到剧痛。接着是背部。然后,是后脑勺。接着,眼前一片昏暗。 “喂、快起来!快给我起来……你要睡到什么时候啊!” 男人的声音跟头发被拉扯的痛感,让响子张开了眼睛。眼前的男人只在照片上看过。 身体各部位都感到剧痛,头也感到剧烈的疼痛。响子不自主的要伸手摸头时,才发觉双手已无法动弹。怎么啦……两手腕像是被绑在腰际 附近。嘴里则满是血的味道。 她拼命的想查看自己的身体。 不知何时,响子换上了白色洋装。这件白色洋装从前胸到腹部被暗色的血染红了。及膝的裙摆卷到大腿,摔跤时碰撞到地面的右脚,因擦 伤而渗出血迹。左脚呈不自然的扭曲,带有光泽的丝袜如被撕扯般的裂开。流进眼睛而令人剧痛的液体应该是血吧。 ……这里是哪里!你又是谁! 内心想如此喊叫,但却发不出声音来。 完全不知原委的响子又看了自己身体一眼;现在的她,**着地的靠在床边一角。双手一起被绑在腰后,且被绑在其中的一根床脚。响子 使出浑身力量想挪动身体,但沉重的床铺却因跟地板产生摩擦发出叽叽的声响。 “好啦,伽椰子,告诉我吧?”站在响子面前的男子,看着响子的眼睛说。 ……伽椰子? 响子又环顾四周。但在这个房间的只有自己跟那个男人。这样的话……。 ……我?……我是伽椰子? “告诉我吧,俊雄到底是谁的孩子?”男人大声怒斥着说。 “我问你,俊雄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这个臭女人!” 男人相当生气,下个瞬间,男人的右手甩了响子一个耳光。 她的脸撇向一侧,额头上的鲜血也飞了出去。接着是左眼,这次是遭受到男人右拳的攻击。听到骨头碎裂声音的同时,眼前突然一片漆黑 ,意识渐渐的模糊。但是,对方并不允许她就这么昏过去。左右两颊又被甩了好几个巴掌,此时,;意识朦胧的响子睁开了眼睛。 “每次都这样,以为假装不知情就没事了吗!” 男人仍然怒不可遏,响子看出来这个头发稀疏的男人就是伽椰子的丈夫,佐伯刚雄。 ……没错。他是刚雄。刚雄在那天,就是这样把伽椰子绑在床脚,又踢、又凌虐之后,再将她给杀了。 响子因内心涌现的恐惧而开始挣扎。与两手绑在一起的床,又在地板上拖行着。 ……不要。我不是伽椰子。住手,别杀我!
男人发出吼叫声,并朝响子的腹部挥出一记右拳。传到背骨的疼痛让响子的身躯蜷曲起来,随着剧烈的痛苦,苦涩的液体涌至嘴里。 “少瞧不起人了,别把人当傻瓜耍!喂、伽椰子,俊雄是这个叫小林的孩子吧?我说得没错吧!” 从头顶传来男人怒吼的声音。同时,脑袋也响起“知道了吧?”的女人说话声。 那是——伽椰子的声音。 “我是如此的痛苦、如此难过、如此的凄惨……你应该有点明白了吧?” 响子睁着眼睛。心中所想的全随着泪水流出。 “从我出生之后,就一直生活在痛苦当中。被大家忽视,遗忘,不需要……就像生存在路边石头下的小虫……让你尝尝!尝尝我所受的苦! ” “你竟然骗了我那么多年!”又再听见男人的声音。“畜生……少看扁我!” 拳头正好打中响子的下颚。牙齿咬到舌头,口中鲜血不停涌出。她又慢慢失去意识了。刚雄抓超响子的头发,让她的脸仰起来。并捡起掉 落地面的折迭小刀,嘎嘎的挥出小刀。 “喂、告诉我,伽椰子。俊雄是谁的孩子?……如果你老实说的话,我不会杀你的。好啦,说吧!” 听到男人那异常冷静的声音,格外令人毛骨悚然。“谁的孩子?快说,伽椰子。俊雄是你跟小林生的吧?我说的没错吧” ……别杀我!我不是伽椰子。住手!别杀我! 下一瞬间,响子看见男人挥下手中那把折迭刀挥过来,也看见鲜血飞洒出去。同时,也听见女人说“让你尝尝我的痛苦!” “被忽视、遗忘,不停说不需要我的痛苦,你有点明白了吗?” 脑袋里又听见伽椰子的声音。但响子已经无法张开眼睛。甚至连继续呼吸这件事也无法做到了。她知道,生命已随着流出的鲜血也一起消 失了。 “不,你应该无法明白吧……一像你头脑又好,脸蛋又漂亮,身材也棒……被双亲疼爱备至,又有许多男人追求……健康,意志坚强,想 说什么就说什么,充满自信与骄傲的人是不可能了解的吧。绝对无法明白吧!”又听见伽椰子的声音。 “去死吧!” 响子微弱的呼出一口气。但,却永远无法再吸气了。 隔天,在德永家的天花板上面发现了远山响子跟五十岚大介的尸体。远山响子的身体像足被折迭刀划得满是伤痕。五十岚大介的背部则被 厚刃菜刀深深刺入,且刀尖贯穿至腹部。 不可思议的是,二楼的壁橱门上紧紧贴着胶带。但从胶带却采集不到任何的指纹。 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汽油洒遍在一楼各处。住二楼的楼梯上有着沾了汽油的远山响子的脚印。 并没有发现杀害远山响子的凶器。但留在杀害五十岚大介的那把厚刃菜刀刀柄上的指纹,是属于女性的——与五年前被杀害的佐伯伽椰子 的指纹相同。 案子发生之后隔二天,中川健一辞去了警察的工作。 在辞职书上只写着“个人因素”。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