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椰子

作者米兰老狼 全文字数 2832字

玄关的门没并没有上锁,因此,伽椰子知道是到医院做***检查的刚雄回家了。 可以不回去工作吗?伽椰子如此想着。 在生下长男俊雄六年之后,伽椰子就一直没再怀第二个小孩,虽然她觉得无所谓,但丈夫刚雄却真的很想再生第二个孩子--尤其是女儿。丈夫认为不孕的原因出在伽椰子身上,所以,前几天到妇产科做了检查。在做了各种详细的检查后,就如原先想的,并没有发现伽椰子的生殖机能有任何异常。既然都生了俊雄,应该不可能会有异常的。但是,刚雄对“无异常”这个检查结果并不满意,数天前,在忙碌之中,抽空亲自到医院接受***检查。 “我回来了。” 站在玄关水泥地上的伽椰子,对应该在家的刚雄喊着。 “回来啦!” 玄关旁就是通往二楼的楼梯,刚雄出现在中途呈直角的楼梯间,面带微笑的回答。跟刚结婚的时候相比,他的头发更加的稀疏了。但那个笑容,就如往常一样。 “你没回公司啊?检查的结果如何?” “嗯……那个啊……伽椰子,我有些话要跟你说,上来一下好吗?” 刚雄带着笑容,在楼梯上面向伽椰子招手。 “有话要说?什么话?是什么啦?好事?” 伽椰子也微笑的回应着,并在玄关的水泥地脱掉凉鞋,匆匆的上楼了。 就在她爬上楼梯,走到刚雄所站的地方时,眼前站着的刚雄突然脸色大变,翻脸的速度比翻书还要快,真不晓得他是怎么办到的,平时的笑脸转眼变成魔鬼的样子。 魔鬼——没错,简直就是魔鬼。 就在这瞬间,刚雄的右脚向前伸出踢向伽椰子白色洋装的胸部中央。踢的力道并没那么大,但这一踢却让伽椰子的重心顿失,朝后方--就像高空跳水的选手,以后翻的姿势--飞了出去。她匆忙地伸手想抓住什么,却落了个空,只有双手挥空,手指抓到墙壁而已。就在下一秒钟,伽椰子从楼上摔下去,并发出巨大声响。 刚开始,她感到腰部一阵剧痛,接着是背部,然后,后脑勺……最后便昏厥过去。 “喂!快起来!快给我起来……你要睡到什么时候啊!” 刚雄的声音跟头发被拉扯的痛感,让伽椰子张开了眼睛,她无法立刻明白自己的身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身体各部分都感到刺痛,而头的中间部分也传来阵阵的闷痛,她不由自主地想伸手摸头时,才发觉双手已经无法动弹。怎么回事……两个手腕被绑在腰际附近,嘴里则满是像铁一般的血味。 “……怎么了?……你为什么?” 她喘着气的说,并拚命要查看自己的身体。纯白洋装从前胸到腹部被暗色的血迹染脏了;及膝的裙摆卷到大腿,摔跤时碰撞到地面的右脚,因擦伤而渗出血迹;左脚呈不自然的扭曲,带有光泽的丝袜如被撕扯般的裂开,说不定已经骨折了;流进眼睛而令人刺痛的液体应该是血吧。 “……你……为什么要这样?” 伽椰子又再问一次,刚雄盛气凌人地站在眼前狂叫着“你还问我为什么!” “问问你自己,不要脸的女人!” 完全不知原委的伽椰子又看了自己身体一眼。 现在的她,**着地的靠在床边一角,双手一起被反绑在腰后,再用另外一条绳子绑在床脚上,伽椰子使出浑身力量想挪动身体,但沉重的床铺却因跟地板产生摩擦发出叽叽的声响。 “好,你老实告诉我吧?”站在伽椰子前面的丈夫说,“老实说,俊雄到底是谁的孩子?”
“啊?你说什么?”伽椰子反问着,完全不知道丈夫在说什么。 “我问你,俊雄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你这个臭女人!” 刚雄大声怒斥着,伽椰子则蜷缩着身躯不停颤抖。“什么谁的孩子……是你的啊……这还用问嘛!”伽椰子左右摇着疼痛欲裂的头说道,“……除了你,还会有谁……” “你少骗我!”在伽椰子还没说完之前,刚雄怒吼一声,同时右手朝她的脸颊挥去。 “啊!” 她的脸撇向一侧,额头上的鲜血也向外飞溅。 “啊!住手!求求你!告诉我是怎么回事!,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尽管伽椰子如此哀嚎,她的脸--左眼处--却遭受到刚雄右拳的攻击。听到骨头碎裂声的同时,她眼前突然一片漆黑,意识渐渐的模糊不清。但是,刚雄并不允许她就这么昏过去,左右两颊又被甩了好几个巴掌,此时,意识朦胧的伽椰子睁开了眼睛。 “每次都这样,以为假装不知情就没事了吗!” 刚雄愤怒的吼叫着,然后,在伽椰子面前将那本咖啡色剪贴簿拿出来。 “啊、那个是……” 伽椰子不假思索的叫出声。虽然现在自己的处境如此危急,但羞愧还是让她的双颊泛起红晕。 “不要看!还给我!” 伽椰子剧烈的挣扎着,与两手绑在一起的床,这时又发出吱吱咔咔的声音。 “不要看!求求你!还给我!” 看见伽椰子这样的反应,丈夫更是怒气冲天。 “罗嗦!”刚雄大叫,下一秒钟,伽椰子的腹部又尝到一记右拳。 “喔--” 锥心刺骨的疼痛让伽椰子瘦小的身躯蜷曲起来,随着剧烈的痛苦,苦涩的液体涌至嘴里。不知什么时候,满溢而出的眼泪遮住了视线。 “少瞧不起人了,别把人当傻瓜耍!喂,伽椰子,俊雄是这个叫小林的孩子吧?我说得没错吧,所以,才取小林俊介的俊字,取名叫俊雄的吧?” 丈夫愤怒的吼叫声从头顶传来,伽椰子拼命忍住腹部被袭击的疼痛,根本无法抬起头。 “你竟然骗了我那么多年,彻底的愚弄我……畜生……少看扁我……” “不是……不是这样的……那是……那是……” 她想跟丈夫说明,但原本就不擅言词的伽椰子,完全找不到能证明自己清白的言词。 “不是……不是那样的……俊雄确确实实是你的……”因丈夫挥来的拳头正好打中下颚,让她无法再说下去。“啊--” 牙齿咬到舌头,口中鲜血不停涌出,她又慢慢失去意识了。 刚雄抓起伽椰子的长发,让她的脸仰起来,并捡起掉落地面的折迭小刀,将刀子打开露出刀刃,然后,将它压在伽椰子满是瘀青的脸颊上。 “喂,伽椰子,告诉我,俊雄是谁的孩子?” “不要!别杀我!” 伽椰子的眼中充满了恐惧。看见妻子这样的反应,刚雄内在的虐待**如滴落水面的墨汁般,慢慢地晕开来。 “如果你老实说的话,我不会杀你的。好啦,说吧!”丈夫那异常冷静的声音,听来格外令人毛骨悚然。“谁的孩子?快说!俊雄是你跟小林生的吧?我说的没错吧!” “不是……不是的……” “别说谎!”下一瞬间,伽椰子看见丈夫手中那把折迭刀挥过来,也看见鲜血飞洒出去。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