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子2

作者米兰老狼 全文字数 4145字

……已经五年了。 环顾着泛黄的调查室墙壁,远山响子如此想着。 那个时候,实在难以忍受弥漫在这间房间的烟臭味,以及杂乱。但让人不可思议的是,现在的她却有一股“怀念”的感觉。 响子担任电脑操作员的那家公司,位于新宿的某高层大楼里。清洁、明亮又很安静。放送着压低音量的轻柔古典乐,不知从何处飘散出一 股淡淡的柠檬香味。办公室里四处放着小盆的观赏植物,在里面工作的人都轻声细语。但是响子总觉得自己是那个地方“多余”的人,觉得那 里不是自己该待的地方。 她的鼻子微微**着。然后,这样想着。说不定,我还是适合这里的。这个烟臭味,杂乱,对谁说话都可以大声吼叫,或许这才真正的适 合我。 就好象自己是只候鸟,终于回到诞生于地球深处的故乡。 “啊,远山小姐……我不晓得是个女性,真是失礼了。” 中川这个中年刑警,面带笑容毫无顾忌的盯着响子的身体看。那种纠缠的眼神,跟那个时候,四周围刑警们看自己的眼神一样。对女性带 着一种根本的歧视、轻蔑、差别待遇及妒忌,然后,是那种出自雄性本能的**。这一点,没有任何的改变。 跟这样的男人们一起工作确实不是很简单。也不是从未想过辞职,也好几次快要哭出来。但是,她并不会讨厌刑警这份工作。相反的,觉 得这是份值得终身经营,让人有冲劲的工作。 没错。我喜欢刑警这个工作。喜欢,非常喜欢,喜欢得不得了。不过……又非得要辞掉不可。不管是多么喜欢的工作,还是没办法拿性命 去做赌注。 她知道说出辞职的理由,绝对没有人会相信。要是听到别人这么说,她肯定也不会相信。不过,绝不是错误,幻想,想太多。那个案子— —调查佐伯家命案的工作就是那么的危险。像是手无寸铁的进入关着凶猛狮子的笼子——不,比那还要危险好几十倍,几百倍。特别是,那个 女人……那个叫伽椰子的女人…… 坐在中川旁边,那个叫五十岚的年轻刑警,跟响子说明这次事件的缘由。响子在听取说明的时候,可以感觉到涂着厚厚一层粉底的脸颊起 了鸡皮疙瘩。 “果然还是不该来的”响子这么想着。就算再怎么拜托,也应该要坚决的拒绝。 数小时之前,响子结束工作正从被派遣公司走出来时,那个叫五十岚的刑警正等着她。穿着西装的五十岚开口问,“请问你是远山响子小 姐吗?”并将刑警识别证递出,然后深深的低下头。 “关于远山小姐之前负责的佐伯家命案,有些事情想要请教你。” “……佐伯家的案子?” “是的。你可以告诉我那间屋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已经离职了。所以,拜托你,能不能别问我。” 响子语气强硬的说。“没有任何事情是值得跟你们说的。” 扔下这句话后,响子便走进人群朝车站的方向前进。五十岚却没因此放弃。 “远山小姐……请等一下。远山小姐……又有三个人死在那间屋子里了。” 响子停下了脚步。 “求求你。请告诉我。能够询问当时状况的人,就只剩下你一个了。” 那样吗,真的就是那样。因为负责那个案件的刑警,除了自己之外,其它人都已经死了…… “拜托,请你告诉我。” 五十岚又把头低下。响子看着他的脸。 这个叫五十岚的刑警还很年轻,看起来好象还不到三十岁。还这么年轻,不久之后却会被那个女人…… “你几岁了?” 五十岚抬起脸来,像是听不懂所问涵义而盯着响子看。然后回答,“已经二十九岁了。” “是吗?结婚了吗?” “结婚了。三年前结的……这……有什么关系吗?” 似乎是会错意了吧?五十岚轻轻拨弄自己的头发,眼睛散发出光芒的笑了。 “有小孩了吗?” “有一个老二预定夏天会出生。请问……?” 响子无言的抿了抿嘴唇。路上准备回家的人,绕过站着说话有点挡路的响子跟五十岚。 “远山小姐?” “……好吧!”响子说。“我告诉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真的吗?” 听见响子回答的五十岚高兴的笑了,那是非常天真,像小孩子一般的笑容。 应该是可以拒绝的。但是,残留在响子心中的那股身为刑警的正义感,不,应该是身为人的正义感,让她无法拒绝。是的。一生当中,还 没达到任何目标的这个年轻男人——今后,还必须去养家糊口好几年的这个男人——不可能眼睁睁让他去送死而不去管他。 响子跟五十岚一起坐上车,往警政署方向出发。但是,她根本没有协助办案的打算。只不过,不希望再有牺牲者的出现。为此,就要让他
们替这个案子做个了结。“可以抽烟吗?” 说完后,叫中川的刑警还没等响子点头便迳自点了烟。但这样的情形还算好的。因为在响子还是刑警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拒绝,“ 可以抽烟吗?”这句话。 “那么,远山小姐,我就有话直说了……请告诉我们有关五年前,你负责的佐伯家命案的事。” 中川对着天花板吐了口烟,催促着。响子微微的点头,眼睛看向泛黄的天花板。然后开始说,“你们应该已略微的感觉到……这并不是个 普通的刑事案件。” “什么意思呢?”中川立即反问。 “也就是说,这个案子的犯人不是活生生的人。” 响子说完后,中川惊讶的眼睛向上看,然后再看向部下五十岚的方向笑了。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远山小姐。你说的犯人,指的是谁呢?” “伽椰子。在五年前,被丈夫用折迭刀凌迟并杀害,然后被放置在天花板上面的佐伯伽椰子,她就是所有案件的犯人。” 对响子所说的,中川在一瞬间似乎有话想说,但却又把话收回并说,“请继续说。” 就在响子说话的时候,中川的双手一直在胸前交叉,眼睛盯着天花板跟墙壁。在吞云吐雾的同时,偶尔也用冷冷的视线偷瞄响子,就像对 方是个疯子似的,并刻意的从鼻子发出冷笑。 虽然一开始就知道会这样,但中川如此明显的态度还是让响子感到无力。 “那么,怎么会这样呢?” 中川举起一只手,阻止想继续说下去的响子。“那么,远山小姐……在那栋房子里所发生的一连串杀人事件,都是在五年前,被丈夫杀死 的佐伯伽椰子的怨念所引起的,你是这么认为的吗?……没搞错吧,如此毫无科学根据、令人啼笑皆非的说法,是身为刑警的你真心所想的吗? ” 中川用极其轻蔑的眼神看着响子,如此的说。响子不想再多说什么了。 果真是没用的。说什么都没有用。 五十岚这位刑警用恐惧且认真的眼神——像是即将以数人的兵力偷袭敌人大军的游击队士兵,认真的听取前哨兵搜集的情报——为能再多 增加一点活命的机会,尽可能的想去吸收情报——用认真的眼神看着响子的脸。 响子不看中川的脸,反倒盯着五十岚看。 “或许你不相信,但却只能相信。在一开始的时候,我也无法想象这毫无科学根据的事情。可是……事情越调查下去,越无法不去这么想 ……只要跟搜查这案件有关的人,全部都死了。这个事实,想必你们也十分清楚。曾服务于这里的吉川、神尾、饭冢……全都死了。都是佐伯 伽椰子这个女人干的好事。” “这样吗?我明白了,已经可以了。”说完后,中川站起身来。 “很抱歉,还特地请你过来……请回去吧!” “等一下,请等一下!” 响子急忙喊着。这个叫中川的刑警实在很不讨人喜欢,要是一起工作的话,头脑铁定会变得不正常。讨厌的男人。 但虽说如此,也不能眼看着他去送死。不希望再有人死掉了。 “还有什么事吗?” 中川已经抬起的**又再坐回到椅子上,他又再点了根香烟。“该不会说,要找个通灵的灵媒来吧?” 中川说完后,朝响子脸上喷了口烟。 “我觉得这个搜查就到此为止比较好。”被烟呛到的响子说。“如果那是不可能的话,你们最好辞掉刑警的工作比较好。” “你说辞职?” “是的。如果你珍惜性命的话,就最好那么做。否则你跟那位年轻的刑警都会没命的。那样也没关系吗?” “别再胡闹了,好吗?” 中川双手握拳,生气的敲了桌子。但响子还是继续说。“中川先生。我不再劝你了。但那位……五十岚先生,对吧?你应该明白我所说的。 ” 五十岚并没有点头。但双唇却颤抖着。 “五十岚先生,就算只有你也没关系,请收手吧。为了太太、孩子,这个事件就请你收手吧。要是不这样的话,一定……“住口!”中川又 生气的大叫。 “我不想听到这样的话!请回去!快点出去!” 对方完全不予理睬。 “我明白了……没帮上忙,真的很抱歉!”留下这句话后,响子离开位子。 ……来这里,这是最后一次。 想的同时,又再次看了调查室的泛黄墙壁。然后,又再看了名叫五十岚的年轻刑警——快要成为二个孩子的父亲的脸一直盯着他看。 “五十岚,你应该明白吧?” “你不想死吧?” 不过,五十岚低着头,避开响子的眼神。 还是没用……他的人生,大概在不久之后也会结束吧。 响子打开调查室的门时,听到中川在背后说,“根本说不通,真不晓得那个女人的脑袋哪里有问题。”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