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川2

作者米兰老狼 全文字数 3612字

在警政署资料室的桌子上,堆着许多资料夹跟照片等。 “你看看,这个。” 五十岚大介指着那些给中川看,毫无意义的笑了。“在德永夫妇之前,也有几个曾经住在那里的家庭或相关的人死掉或是失踪。” “这个……是全部吗?” “是的……我也感到惊讶。” 五十岚抬头看着中川,又无意义的笑了。 没有意义吗? 不,应该不是那样。五十岚大介的笑容,是死命的想要忘记恐怖的笑容。 “然后……” “还有啊?” “是的……社福中心负责照顾德永幸枝,名叫高桥绫香的女性,从上个星期开始就无故缺勤,至今仍无法取得联系。” “……无法取得联系?难道跟男朋友私奔了吗?” 中川笑了,但他知道自己的笑容有点僵硬。 “不是……最后是去拜访德永家,然后就行踪不明了。” “这样啊……”中川尽可能冷静的说。“……对了,德永胜也的妹妹呢?” 被杀害的德永胜也,其胞妹,也就是德永幸枝的长女仁美,从前天晚上便也失去行踪。 一‘还没有连络上。其实,昨天晚上,德永仁美上班的大楼也有一名警卫死了。被其它的警卫发现倒在女用洗手间的地板……原则上,死 亡原因是心脏麻痹……” “啊,这我听说了……但是,我觉得那个警卫的死跟这次的事件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 “是啊。不过是个偶然啦。”中川说完之后,从桌子拿起一份资料。是五年前,报导佐伯刚雄杀害妻子伽椰子后,将其尸体藏在自己家里 的天花板上的新闻。 报纸上面,刊登出佐伯刚雄跟妻子伽椰子脸部的照片。 那是——跟在德永家桌上的那张全家福照片里的男女是相同的人。如果是这样的话,跟这两个人合照的孩子…… “应该是佐伯刚雄跟伽椰子所生的小孩吧?” “是的……嗯……有个叫俊雄的六岁男孩。”五十岚翻阅着资料如此回答。 “你说俊雄?”中川脑海中的记忆被唤起了。 “是的,俊雄,佐伯俊雄。” “……那个孩子,现在怎么样啦?” “这个嘛,在那之后就行踪不明……” “难道不是被杀了吗?” “并没有发现尸体。” “这样啊……有那个孩子的照片吗?” “有的……就是这张。”中川盯着五十岚递出的照片。 绝对没错。那是在德永家桌上那张照片里的小男孩。 中川嘀咕着。交互看着这名叫佐伯俊雄男孩的照片,以及在德永家桌上那张佐伯亲子照片,悠悠的叹了口气。 头脑混乱,有点不知所措。 “这个案件,似乎在背后有某人在操纵着……譬如说……佐伯伽椰子有个双胞胎姐妹,跟伽椰子有着一摸一样的指纹……” “这是不可能的!” 五十岚发出咯咯的笑声,中川则生气的说,“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啦!” 没错,不用五十岚说也知道,这种事是绝对不可能的。不过……那到底还有其它什么可能。究竟使用什么样的手段,在五年前死掉的女人 指纹为何会遗留在凶器上呢?难道说,是这个女人的幽灵搞的鬼。 中川心浮气燥的点了根烟。资料室虽然禁烟,但警政署里却没有人会去警告他。 “总之……再一次,那个女孩子……倒在德永幸枝尸体旁边的女孩……叫什么来着?” “是指仁科理佳吗?” “没错,去见见那个女孩……应该已经出院了。立刻帮我打电话给她。” “知道了。” 看着走出资料室的五十岚的背影,中川叹气的同时也把烟给吐出来。然后,再次盯着新闻报导中刊登出的佐伯伽椰子脸的照片。 这个女孩子原本有这么漂亮吗? 中川在心中喃喃自语着。女人只要稍微化妆就会有这么大的改变啊。 白天,在医院见到仁科理佳的时候,她没化妆又穿着睡衣,但现在坐在中川面前的她,却化了漂亮的妆,穿着无袖的白色洋装。 “特别请你出来,真是非常的抱歉。” 他尽可能避开不去看,那纤瘦的身材及特别突出的胸部,然后开口说话了。
“不会……没有关系的。” 仁科理佳眼睛略略向上看着中川,并且露出微笑。看起来有点落寞的笑容。 “我就直说了吧,仁科小姐。其实,有些事情想要确认一下。” “……想要确认?” “唉。想要确认的,其实就是关于那个叫俊雄的小男孩的事。” “啊……好的。” “……仁科小姐在德永家看到的,是这个男孩吗?” 中川将佐伯俊雄脸部放大的照片递给仁科理佳。 “是的。”理佳瞧了照片一眼,点了点头。 “没有错吗?” “是的……没有错……这个小孩找到了吗?” “还没有。” 中川摇摇头。然后,像是威吓似的加强了语调。 “仁科小姐。我老实告诉你,其实我不相信你所说的话。” “咦?……请问……为什么不肯相信我呢?……” 对中川所说的话,仁科理佳感到惊慌失措。那个模样就像跟父母走散的幼小草食动物般,顿时失去了依靠。 因为,仁科小姐,要我相信这件事真的非常困难。请你听我说,这个男孩子名叫佐伯俊雄……他在五年前就失踪了,至今仍下落不明。” “唉……怎么会……” 仁科理佳感到相当惊讶,可以看得出她纤细喉咙微微的颤抖着。看见这般情景的中川,忽然有种勒死她的想法。 他接着说。“你听好,仁科小姐。五年前喔。明白我说的吗?五年前是六岁,如果这个佐伯俊雄现在还活着的话……如果真是如此,现在已 经十一岁了。明白吗?仁科小姐。十一岁喔,十一岁!你看见的是十一岁的男孩吗?” “怎么会……十一岁……绝对不可能……我看见的那个男孩跟照片上的一样,绝不可能是十一岁。” 仁科理佳虽如此说,但中川并不相信她,因为实在无法去相信。 “那么,仁科小姐。你的意思是说这孩子在这五年都没有成长嘛!也是说有小孩在五年当中一点都没有长大罗!……仁科小姐,你觉得这世 界上真有这样离谱的事吗!” 中川说着不自觉激动起来,仁科理佳像是在热带大草原的一角,被狮子群盯着的斑马,瘦弱的身躯颤抖着。 “请老实说,仁科小姐!” “那个……可是……” “就因为你说谎,麻烦的事情会变得更加的麻烦。” “但是……我,没有说谎……” 仁科理佳的那双大眼睛开始泛出泪光,中川突然回过神。 “啊……失礼了……哎呀……真对不起……” 中川说完后,从口袋拿出白色手帕递给了仁科理佳。但她却没有伸出手接下。只是懊悔的咬着泛出粉红色光泽的嘴唇。 “我有什么理由要说谎呢?我没有说谎,绝对没有。” 从上了睫毛膏的眼睛流出大颗大颗的泪珠,仁科理佳又再强调一次。 “……我知道了。” 中川无可奈何的说。但是,他当然没有相信理佳所说的。 像是跟仁科理佳交替似的,一个三十岁左右,一身漂亮打扮的女性,跟中川的部下五十岚大介一同走进调查室。 女人化了妆,有着一头柔软的茶色微卷长发,挂在耳垂的银邑耳环闪着光芒,戴在衬衫胸前跟耳环配成一套的胸针也闪闪发光,身上穿着 突显出窈窕身材的乳黄色套装。 在裤袜包裹着纤细的双脚上穿着一双鞋跟很高的华丽凉鞋,在留长的手指甲上涂了粉红色指甲油,脚指甲则涂了蓝色的。 ……这是谁呢? 凝视着女人,中川疑惑的歪着头。嗯、正当中川要开口问的时候,五十岚介绍说,“中川先生,这是之前负责佐伯家这个案子的远山响子 。” 中川冲口而出,“咦,你是远山?”然后,慌张的低下头说,“你好,我是中川。” 五年前负责佐伯家案件,名叫远山的刑警,在中川转调至这个警政署之前,在发生佐伯家事件之后不久,就辞去刑警的工作。理由是“个 人因素”。中川也听说,那是个相当有能力的刑警。但竟没想到,竟是个女性。 ……什么嘛,这个女人。她以前真的是刑警吗? 望着站在眼前的女人,中川在心里嘀咕着。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