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川1

作者米兰老狼 全文字数 2683字

屋里仍持续着检警相关人员的现场搜证工作。 练马警署的资深员瞥中川健一站在德永家的厨房,看着桌于上面的照片。有点皱的照片上,有着一对看起来像是夫妇的男女,以及一名抱 着猫的小男孩,应该是他们的儿子。 检察宫陪同警方到现场勘查,但那个叫德永幸枝的老婆婆,死因仍是个谜。不过,中川却不认为有他杀的嫌疑。老婆婆的身体并没有明显 的伤痕,颈部也没留下勒痕。 ……看样子是很难有什么表现了。 中川在心中如此嘀咕的时候,部署五十岚大介喊着,“中川先生,你看这个,”说着便递出一张小便条。 “这是什么啊?” “嗯。看起来像是这家主人德永胜也的行动电话号码,那边电话里的速拨键所设定的。” “这样啊,试着打过了没有?”他用低沉沙哑的声音问五十岚。 “还没有。” “那还站着干什么?快点去打看看。” 中川有点焦急的命令着。“这么基本的事情,不用我说也知道该怎么做吧!” “啊,是,真的很抱歉。” 注视着边看着小便条纸,边按下电话号码的五十岚大介,中川大大的叹了口气。当刑警已经三年了,这个叫五十岚的男人如果没有中川的 指示就不知道要做什么,也不会思考自己该做什么事。 “在德永幸枝的尸体旁边发现的那个女孩子叫仁科理佳,问她发生什么事,她根本答不出来,所以我觉得这件事绝没那么简单。” 中川自言自语的说着的时候——家里某处传来电话铃声。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你们给我安静一下!” 中川沙哑的声音让正忙着搜集现场证据的人全都停止动作。 的确,从屋里某处可以听到电话的铃声。 他走到走廊,竖起牙朵仔细聆听。这个声音似乎是从二楼传出来的。 “钤铃钤……铃铃铃……铃铃铃……” “大介,来吧!” 中川对五十岚如此说着,便往楼梯方向走去。很明显的,电话铃声随着他们通过楼梯间转角之后,变的越来越大声了。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二楼的房间看来似乎只有两间。规律的电话铃声是从里面那个房间传来的。 “好象是从后面房间传来的耶!” “啊,似乎是这样没错。” 打开房间的门,这里应该是夫妇的寝室,放着一张大型双人床,跟下面所有房间一样,这里也是灯火通明的样子。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在这个上面吧!” 抬头看着寝室天花板的中川说。“有手电筒吗?” “啊,好的,请等一下!” 等不及匆忙飞奔而去的五十岚回来,中川直接拉开壁橱的拉门。拉门下面掉出被揉成一团的胶带。 中川上半身探进壁橱里,随即皱起眉头。 “这是什么臭味啊?”他自言自语着。 腐臭——没错。壁橱里面充满东西**的臭味。 他跳上塞着薄被的壁橱上层,挪开一块天花板,再把脖子探进天花板上面。那里面,笼罩着更强烈,会引人呕吐的**臭味。中川停止呼
吸,仔细的聆听。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绝对没有错。电话铃声就是从这附近传出来的。中川努力想看清楚些,但天花板上面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喂,大介,手电筒还没拿来吗?” 中川从天花板把头伸出来,大声喊叫的时候,五十岚终于拿着手电筒回来了。 “哇,这是什么臭味啊?” 边交出手电筒,五十岚把脸转过去。 中川没有答腔,一把从五十岚手中抢过手电筒,再次的把头探进天花板。手电简所发出的微弱光线,照亮满足灰尘的天花板里面。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他忍住不断想吐的感觉,凭借着电话铃声,慢慢的移动着光线。“啊!” 中川尖叫一声,手电筒不自觉的从手中掉落。接着,他慌张的把它捡起来,再一次照亮天花板里面的一角。 在那里——有两个男女。 被手电筒照到的两个人,看起来不像是活着的。在浓烈的腐臭味中,两个人满身是血,像是恋人般闭着眼睛,紧靠在一起。 中川健一当刑警已经快三十年了。到目前为止,当然也遇过一些无法破案的时候。但这么不可思议的案子却是头一遭。 在德永家的天花板上面所发现的男女尸体,是那个家的住户德永胜也及妻子德永和美。德永和美全身被利刃划了无数处伤口,凶器应该是 在现场发现的折迭刀。至于德永胜也则是从背后为厚刃菜刀所杀,深深刺入的刀刃前端几乎穿透腹侧。据研判,两人大约都已死亡两个星期以 上。 从现场的情形来看,德永胜也是将妻子以折迭刀杀害之后,再将尸体搬运到天花板上面。折迭刀上面清楚留有胜也的指纹。但是到底是谁 杀了德永胜也,又是谁将他的尸体搬到天花板上面的,这点疑点并无法理清。刺在德永胜也背上的厚刃菜刀刀柄上,留有几个应该是女性的指 纹。据警方调查指纹的结果,让人无法置信的事实出现了。 刺在德永胜也背部的厚刃菜刀上的指纹,与五年前在邻近住宅区被杀害的男子佐伯刚雄背上的厚刃菜刀刀柄上的指纹相吻合,是属于佐伯 刚雄的妻子佐伯伽椰子所有,而这个女人同样应该已于五年前死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中川歪着脖子,感到疑惑。“死掉的人,到底是怎么去杀人的呢?” 佐伯刚雄也曾经是现在这个德永家的住户。五年前、佐伯刚雄将妻子伽椰子及儿子学校的导师杀害,然后自己又被某个人——根据残留在 凶器的指纹,应该是那个被自己放置在家里天花板上的妻子伽椰子——杀害的。 天花板上的尸体、折迭刀,从背部贯穿腹部的厚刃菜刀、遗留在厚刃菜刀刀柄上的指纹、贴在壁橱拉门上的胶带……这次的事件跟五年前 实在太过于相似。除非这是有人刻意这么做,此外别无其它的可能。 那么,到底是谁这么做的呢? “到底,这是怎么回事呢?” 中川健一又再次喃喃自语着,然后再歪着脖子。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