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美3

作者米兰老狼 全文字数 2769字

仁美将玄关门上了锁,挂上安全铁链。边打开玄关跟走廊的灯,边往厨房走去,然后将冰箱里的实特瓶矿泉水拿出直接的喝。 她调整紊乱的呼吸,将LV的包包放在桌子上面,原本垂挂在包包上的小熊护身符只留下银色的链子。一瞬间,德永仁美又想起站在每层楼 电梯前面,穿着白色衣服,留着长发的女人身影,然后用力的甩甩头。 ……振作一点,仁美,那是错觉啦!根本不可能发生那么夸张的事吧?错觉,对,那绝对是我的错觉。 她用面纸把沾在宝特瓶瓶口的口红擦掉,将矿泉水放回冰箱。此时,桌上的电话分机的铃声响了。一瞬间,她有点犹豫,接着她战战兢兢 把手伸向电话,然后轻声细语的回答“……喂”。 “喂,仁美……是我,和美啦!” 电话那头的声音是哥哥的妻子和美。 “啊……和美嫂子!” 仁美放下心的说,全身的肌肉整个放松,眼泪也快要掉下来了。 “现在我在仁美公寓的附近,方便过去一下吗?” “嗯,当然罗。和美嫂嫂,马上过来嘛!” “嗯……仁美的房间是几号啊?” “十楼的1002室。和美嫂嫂,请你快点过来好吗?” “1002号嘛。好,好,我马上过去。” 电话那头的嫂嫂有点奇怪的笑了。 嫂嫂已经来过仁美的家好几次了。但这是第一次问房间的号码。不过……惊慌失措的仁美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终于,“叮咚——”门铃响了。手拿着电话分机,仁美恍惚的朝玄关走去,她一如平时的习惯,从防盗眼观看外面走廊的情形。她看见画 着浓妆的嫂嫂和美,微笑的站在那里。 拉开安全铁链,她叫着“和美嫂嫂!”并把门打开。 但是……门外没有看见任何人。 咦?为什么?……为什么? 她脸上的血色顿时消失,全身无力。这个时候一一从手中电话分机传出声音。她失神的把电话分机靠在耳朵上。 从分机听到的是,像从喉咙深处发出的“那个声音”。 “……啊……啊……啊……啊……啊……啊……” “不要!” 仁美立刻把电话分机丢出门外,一把关上门,上锁并挂上安全铁链,她跑过短短的走道及狭窄的厨房,冲进厨房旁边寝室兼用的起居室, 然后环视狭窄的房间,将床头的电话线拔掉,让屋内电灯全开就躲进被窝。 四周十分的安静。寂静中,只听见自己紊乱的呼吸声。无法忍受这份死寂,仁美害怕的从被窝伸出手,抓起放在床头柜的遥控器。按下电 视的开关。荧光幕上出现女记者的身影。那像是某个事件的现场。穿着浅色迷你套装的女记者,以指甲油光泽闪闪发亮的手握着麦克风,浓妆 艳抹的脸因沉重而扭曲。 “……这次的事件,造成藏匿屋内的嫌犯将八岁的人质杀害的最坏结果。为什么不能再更迅速的采取对策呢?今后警方处理类似案件的方法 将是一大问题……” 仁美根本不在乎是什么内容,只是现在,很想听到人说话的声音。她盖上被子,像乌龟似的只把头伸出去,眼睛直盯着电视荧光幕看。 ……仁美,冷静下来,别害怕,冷静下来。 仁美拼命的对自己说。此时——
荧幕上的画面突然有杂讯。因夹杂着啪叽、啪叽、啪叽的声音而无法听得很清楚。画着浓妆的女记者,她那看起来有点强势的脸一会儿直 ,一会儿横的扭曲着。 “……被杀害的田村裕美香的父亲……啪叽、啪叽……现在不想说任何话……啪叽……啪叽啪叽……啪叽……事件的……帕叽……啪叽… …犯人是……啪叽……啪叽……啊……啪叽……帕叽……啊……啊……啪叽……啪叽……啊……啊……啊……啊……啪叽……啊……啊……啊 ……啊……啊……啊……” “那个声音”绝对是从电视喇叭传出来的。像是由喉咙深处发出的,那个声音。 “……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要!” 仁美死命的按着遥控器,想要把电视关掉,但电视怎么也关不了,整个电视荧幕只见女记者的脸左右扭曲,就像孟克“呐喊”的画,歪斜 的脸被固定住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电视又继续发出“那个声音”一会儿,然后就突然消失了。 “不要!不要!” 仁美躲进被子里喊叫着。那个时候,手臂好象碰到什么东西。 她慢慢的拿出来看,那是原本垂挂在Lv包包的那个小熊护身符。的确……那是那个时候……掉在公司女用洗手间的地板……为什么……为 什么会在这里……。 “我不要!” 她把小熊护身符取出来,把被子盖到头上。然后,在黑暗里继续颤抖着。 没来由的,她回想起以前的事情……以前……母亲幸枝带着仁美第一次到幼稚园的那天……幼稚园的毕业典礼及小学的入学典礼……夏天 ,全家人到新泻海岸露营时,和哥哥胜也在海中尽情游泳的事情……曾经喜欢吉田的事……到佐渡远足的事……初经来的那个早上……中学的 入学典礼……在体操部第一次站上平衡木的事……喜欢佐山学长及第一次接吻的事……在无人的社团教室里,跟佐山学长拥抱在一起,以及中 途突然感到害怕而冲出教室……考上第一志愿学校那天,妈妈煮了红豆饭的事…… 从高中开始练习的新式体操,及参加高中校际团体比赛中,不小心掉了体操的时候……被同班男生石田告白,然后他开始交往的事……在 他家第一次发生性行为的事……月经迟来二个星期的事……考上东京的大学时,及高中毕业那天的事……到新干线月台送行的母亲身影……在 东京的公寓开始一个人生活,大学的生活,联谊、校庆及社团活动的事……那个时候的男朋友,杉田笃史的事……想留在东 京而到处去应征的事……每天在办公室忙碌的事……因杉田笃史出轨而跟他分手的事……父亲死去及母亲生病的事……数天前,看见哥哥 胜也的表情…… 大概一分钟,最长不超过二分钟,这许许多多的回亿一幕幕出现在脑海里,瞬息万变。然后……仁美,觉悟了。 我会死……哥哥跟妈妈大概也都死了。 在无意识当中,已泪流满面。 那个时候,“那个”坐上了棉被上。 仁美从棉被探出头来。然后,看见“那个”“在”那里。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