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美4

作者米兰老狼 全文字数 3310字

“……绿川真奈美那个女人,绝对不能原谅。那个女人怎么可以对我的小林伸出魔爪?……今天,小林跟绿川真奈美走在一起。我感到焦躁 不安,好象就要发疯了,一整天,什么事都没办法做……今天小林坐在校园角落的长椅上,跟绿川真奈美两个人吃着便当,那是用可爱便当盒 装得满满的亲手特制爱心便当。贱货!绿川真奈美那个女人,俨然自己是老婆的模样,还做什么便当,真让人火大……在班级联谊的中途,在我 去厕所的时候,小林跟绿川真奈美就离开了。去哪里了呢?我也从联谊会偷溜出去,在街道上面四处寻找,最后还是找不到那两人……” 喔!喔!和美心中如此想着。看来这个叫伽椰子的女人的初恋就这样结束了。 “……昨天终于拿到小林公寓的大门钥匙了,因为它刚好掉到小林所坐的椅子下,钥匙上面吊着米奇的钥匙环……今天用那把捡到的钥匙 ,第一次潜入叫小林的家,小林家比想象中还要干净,厨房也收拾得非常整洁,墙壁上有很漂亮的版画,屋内角落则放有观叶盆栽,桌上摆了 好几张小林跟绿川真奈美的合照。我抱着怀疑拉开衣橱的抽屉,结果里面除小林的衣物外,还夹杂着女生的衣服及内衣裤,衣橱里也吊着那个 女人的洋装,裙子跟衬衫。一定是绿川真奈美的衣服没错。我怒火中烧,将桌上的照片跟绿川真奈美的几件内衣裤(有可爱的设计及带有性感蕾 丝边的)从小林家带走……今天也潜入小林的家,第一次睡小林的床。被小林的气味所包围,我感到相当的幸福。从来没有过这么幸福的感觉。 沉浸于如此幸福之中,而下小心耽搁了时间,直至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才醒过来。慌张的躲进床底下,幸运的是,只有小林一个人。那天晚上 ,我一直待在床底下看着小林……如往常一样,躲在小林家的床底下,小林跟绿川真奈美竟一起回来。俩人并没有发现我藏在床下面,然后就 在我上面**着身体**。一个晚上,好几次、好几次的翻云覆雨。贱货!无法原谅……昨晚,小林不知道我在下面而自慰着。听着在头顶上传 来床垫弹簧发出吱吱的声音,我感觉得到小林现在一定在想着我。想象我**的身躯及**的声音……” 和美从剪贴簿把头拾起。她觉得这一切太变态了,这个女人绝对不正常。竞做到如此的地步,一定哪里不对劲,这样简直就像恶劣的跟踪 狂嘛! 但却无法不继续去读。和美又开始翻阅剪贴簿。就如她所想的,川又伽椰子的恋情没有得到结果,于是这名女子放弃“小林”也停止潜入 他的屋子。然后,手记在此告一段落。 但是,在九年之后--距离现在五年前--手记突然又开始记载了。川又伽椰子儿子的小学导师,居然就是这个“小林”。 “……为何偏偏小林就是俊雄的导师呢!啊!上帝,请帮助我。到底要我怎么做?我应该怎么做?啊!我的脑袋一片混乱……”这也未免太巧了 吧!真的有这样的事吗?喜出望外的和美不由得微笑起来。 “……小林……小林……小林……小林……” 手记传递出伽椰子的恋情有死灰复燃的迹向。 接下来,接下来,会怎么样呢? 就像在看少女漫画似的,和美兴奋的翻阅着。但是,伽椰子跟“小林”的恋爱故事在她的儿子进小学之后的短短一个月就突然结束了。 “……今天,发现这本笔记的刚雄把我杀了。像发疯似的愤怒,将我从楼梯上踢下去,把我绑在床脚,再三的侮辱、殴打、踹踢、欺凌后 ,以折迭刀把我全身千刀万剐后杀死,再把我的尸体放入装垃圾的塑胶袋,放在天花板上面……” 和美将脸抬起。 这个女人发疯了吗?根本不可能发生那样的事,要是万一,这个女人真的被丈夫杀害了……真的那样的话,那这些究竟是谁写的呢? 非常的有趣……不过,这并不是真实的故事。是这个女人捏造的事情或是小说什么的。就算笔者被杀,但手记还是继续下去。
“……在我被杀害后的第三天,刚雄抱着复仇的心;前往小林跟绿川真奈美(现在是小林真奈美)共同居住的住宅区。然后,在他们住的D栋 205号室,以厚刃菜刀把绿川真奈美给杀了(真是爽快)之后,刚雄划开绿川真奈美的肚子,强行取出里面女胎儿也给杀了……在那之后,我把前 来家里查看俊雄情形的小林杀了并把他呼唤到我身边。然后,再用厚刃菜刀也把小林家里的刚雄给杀了……” 怎么突然搞不懂是怎么回事。和美如此的想。上面写的是什么啊,和美完全不明白。但是,手记仍继续记载着。虽然已经不那么感到有趣 了,但和美无奈的接着读下去。日期约在三年以前。 “……这个叫村上的业务员一家搬进我的家。冒冒失失的闯进我成长的家,一副这是属于我的模样,把家中的样子改得面目全非。把在我 出生之前就种在庭院里的柿子树,以及我把“小黑”埋葬在底下的樱花树都砍掉了。还把我在小学的时候所做的花坛也给拆毁,将我在中学时 候种植的蓝莓树给整株拔起……村上一家是我的敌人。那些家伙一副幸福美满的样子。就因为有像那些独占幸福的人,幸福才不会眷顾到我… …首先,我先袭击长女柑莱并把她杀了。这个女孩,跟以前对我使坏的饭阪惠美非常像,所以,抱着复仇的心从尸体将下颚取下……杀了长男 强志,顺便把强志可爱的女朋友--田村瑞穗这个高中女生也杀了……杀了母亲典子……杀了一家之主的村上启一,村上家完全绝灭……” 这女人什么心态啊!和美如此想着。就算这本手记是想象的(绝对是想象的),但是居然有这种想法,这个叫伽椰子的女人真的太变态了。 手记仍继续记载着。这次的日期是去年的六月。 “……这对姓北田的年轻业务员夫妇搬进我的家。这个叫北田洋的丈夫很罗嗦,又喜欢撒娇,真的是个讨厌的家伙。今天早上也跟妻子良 美说‘换咖啡豆了吗?不行喔,随便就换掉。我们家一定要蓝山咖啡,之前就这样了’或是‘我不是说过荷包蛋要半熟的吗’,尽说些毫无道理 的话。这种男人让我想起刚雄,让我火大……所以,我拿着妻子良美的平底锅打死了洋……侧半边的头被平底锅猛烈敲击的洋,在地板上痉挛 了许久。像是濒临死亡的蛇一样,那个样子看起来真有趣……我就这样把洋的尸体留在厨房地板上。之后没多久,也把良美给杀了。北田良美 的身材高挑又是个美人,让我想起那个绿川真奈美。会跟像北田洋这样的男人结婚,应该也不是个正经的女人。所以,良美会被我杀死也是没 办法的……” 北田洋?北田良美? 这两个名字似乎在哪里看过。 在哪里呢?在哪里看过的呢? 认真思考后,和美感到愕然。没错,那些信件。我们第一次来看这个房子的时候,在玄关鞋柜上面确实有写着“北田洋·良美贤伉俪收” 的邮件。 剪贴簿的手记仍继续着。这次的日期,令人震惊的--竟是和美他们搬进这个房子的那天。……姓德永的业务员夫妇及丈夫的母亲搬进我的 家。那个叫幸枝的母亲好象有点痴呆,但却发现到我从二楼窥探,构成相当大的威胁……德永和美是个相当神经质的女人。总是提高音调大声 说话。而且老是欺负婆婆并对她使坏心眼。那个样子,跟中学时代总是欺负我的野岛由美惠很像……我杀了德永和美。然后,也杀了德永胜也 ……” 自己跟丈夫胜也被杀的日期,就是今天。 今天?和美的脑袋在瞬间变得一片空白。喉咙感到干渴,拿着剪贴簿的手剧烈颤抖着。 ……这是恶作剧……一定是谁的恶作剧……不过,到底是谁呢?……是的。到底是谁,又是怎么把这个放进壁橱里的…… 和美将剪贴簿丢到床上。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如逃走似的奔出寝室。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