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美2

作者米兰老狼 全文字数 2519字

德永家连忙决定在三月下旬的星期天搬家。他们预备把二楼的西式房间当作夫妇寝室,因此把黄铜制的大型双人床放在里面;而胜也母亲 幸枝的房间,就选择一楼的和房,至于在二楼夫妇寝室隔壁的房间,则是准备给年底出生的小孩作为儿童房的。 “婆婆,这里是我们的新家喔!从今天开始我们就要住在这里了。” 德永和美牵着婆婆的手,将玄关门打开。 在这一瞬间,原本面无表情的婆婆,睑上表情突然出现明显的变化。幸枝像是痉挛似的睁大双眼,双颊抖动着,身体僵硬起来,已经老化 的双脚在门前停止不动。 “怎么了,婆婆?我们进去吧!” 和美催促她进去,但婆婆的身体仍僵硬着,根本不想踏出一步。 “呼--” 和美大大的叹了口气,看着婆婆。心想,又开始了。才六十七岁而已,但胜也的妈妈却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 前年秋天,原本久病不愈的公公过世了。或许因为这件事,让长期间独力照顾公公的婆婆紧绷的神经突然断了。公公的丧礼过后不到半年 ,这次换成婆婆罹患老人痴呆症。虽然暂时请看护来照顾,但在去年秋天,还是决定接来跟和美他们同住。 在两房公寓中的三人生活,跟和美婚前所想象的新婚生活实在相差太远。可能已经痴呆的婆婆不明白,但只要想到拉门的另一侧有人时, **的时候就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于是总无法达到**。在假日的早上,**的躺在床上尽情的享受鱼水之欢,现在已经成为梦想了。曾经 有天的半夜,**全身两体交合的时候,婆婆突然把拉门拉开,那个时候,真的很想离婚回去娘家。 甜蜜的新婚生活真的非常的短暂。 她非常明白,人生有许多事情是不得不放弃的,这就是所谓的现实。但即便是现在……和美也觉得相当失望,自己为何非得踏进这满是荆 棘的道路,她实在是难以明白。肯定的是,现在她还是非常爱着胜也。她心想,应该就是这样的。但是,如果……如果一开始就知道事情会变 成这样……那么,或许两人就不会结婚。是的,其他更好的男人还有很多,更有钱的,能够让自己幸福的人应该还有很多。但是……“婆婆, 怎么啦?这里是婆婆的新家喔。好啦,我们进去吧!” 尽可能压抑住激动的语调,和美尽量温和的又再说一次。但是,婆婆仍一动也不动,眼睛还是睁得大大的,用痉挛的恐怖表情看着玄关上 面。 “婆婆,到底是怎么啦?为什么这么讨厌这个家?” 牙齿已所剩无几的婆婆口中念念有词,但却听不清楚她在说些什么。 “什么!你说什么?” 她无意识的加重了语气。 “……我不要……有那个……我不要……那个在……” 婆婆不停重复着毫无意义的言语,这是经常发生的。 “有那个!究竟是有什么!你不要太过分了……喂!老公!来一下,老公!” 和美终于发飚了,大声地呼唤应该在家的胜也。“你快点来,婆婆怎么也不想进这个家。老公!”
在这个值得庆祝乔迁之喜的日子;本来想至少今天一整天不要大声吼叫的,但和美实在是没办法。 “老公,你在做什么啊!老公!”和美像是发疯似的不停的叫着丈夫,婆婆抬头望着半透明的房间窗户,重复喊着“……不要……那个在… …” 婆婆幸枝当然有注意到--在二楼窗户的另一侧,有个身穿白色衣服,有着一头长发的女人正从上往下朝这里看--那个女人对自己的家人怀 着非比寻常的恶意及憎恨,以及莫须有的怨恨--接着,是今后自己将要面临非比寻常的恐怖及不幸--幸枝本能的感觉到了。 但是,和美跟胜也当然没有注意到。 从楼下传来的东西碰撞声把和美吵醒了。 确实有听到声音。楼下传来喀擦喀擦、啪嗒啪嗒的声音。一下子是门开开关关的声音,一下子又是在走廊来来回回走动的声音。接着是开 冰箱声,以及在浴室转开扭紧水笼头声,还有在玄关穿鞋又脱鞋声,和厕所冲水的声音。一定是老人痴呆的婆婆在屋内晃荡徘徊。 “婆婆在干什么啊!” 她刻意说的要让躺在身旁打呼的胜也听见。“三更半夜的,她到底在做什么啊!” 她偷偷的抬起头,查看胜也的反应。但是,胜也还是一样的打呼着,睡得十分的香甜,看起来是不会醒过来的。 ……那个臭老太婆,早死早好。 在心中如此咒骂的瞬间,和美觉得自己变成极端讨人厌的那种人,不由得摇了摇头。 在这几个月,自己变成相当让人讨厌的人。在与婆婆同居之前,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内心竟也有如此讨厌的部分。没错,我原本是个好人 ,对谁都公平,对谁都体贴,是个受到大家喜爱,人缘好的人。可是,到底为了什么会变这样…… 被强烈的自我厌恶感驱使,和美抬头盯着漆黑的天花板看。但是刚刚心中想的“臭老太婆,早死早好”的念头却无法消去。 楼下的脚步声仍持续传来。那个脚步声最后开始慢慢的爬楼梯。似乎是要到二楼来吧。……一脚踩空,从楼梯上摔下去死掉就好了。 和美在心中半认真的如此希望着。 缓慢爬上楼的脚步声,就像是拖着脚步在二楼走廊走着,一步步的朝这里走近。喀擦,喀擦。像是拖着塑胶袋的声音。然后,脚步声在夫 妇寝室的门前停了下来。就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看来,应该是将耳朵贴在寝室门上吧。到底打算做什么呢?难道想听儿子媳妇**时做发出的 声音? “真讨厌!” 说完后,和美把柔软的羽毛被盖在头上,然后,为让混乱的心情缓和下来,于是开始去想即将在年底出生的孩子。 是男孩子吗?还是女孩子?母亲不安的情绪也会传给腹中小孩的,所以要小心不要让心情烦躁。 终于,脚步声就跟来时一样,慢慢的离开了寝室门外。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