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落网

天下男修皆炉鼎 9 作者青衫烟雨 全文字数 3168字

一路平安无事。灵舟停靠到了锦绣坊的码头,苏寒锦下船的时候被一个凝神初期修士叫住,她顿时心头一凛,没承想那男子十分局促地冲她拱手道:“敢问仙子芳名?” 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女修被搭讪一般都是什么反应?苏寒锦没有答话,眉头微微一颦,眼神斜斜地看了仇千凛一眼。他依旧面无表情,只是苏寒锦低头瞄到他的微动的手指,便微微一笑,知道这扑克脸心中不快,应是动了杀机。 兴许是被苏寒锦的笑容闪花了眼,那男子先是一愣,随后一脸喜色地道:“小子姓程名安勇,乃华清门内门弟子,师承往虚道人。”说完之后,他再次作揖,露出了袖口金线绣成的清字,那字上灵气缭绕,是门派独有的印迹。 华清门倒算是青莽山一带有名的修真门派。门内有金丹期修士坐镇,放到普通散修面前,自然是庞然大物,连带着华清门弟子也得高看一眼。苏寒锦此时扮做一个剑道散修,便也淡淡回了个礼,却没有告知姓名,转身随着仇千凛下了船。刚刚上了码头,她就被仇千凛握住手腕,径直去了码头边的一家店铺。 这店内卖的是法宝,放眼看去,大都是飞剑、铠甲之类,皆是低阶法宝,上不了台面。只不过这里位置很好,是以此时店内也有不少低阶修士,店内有个穿青衣做小厮打扮的炼气期修士,正站在一名低阶修士跟前,将一把飞剑夸得天花乱坠。 苏寒锦有些疑惑不解,便压低声音问道:“来这里做什么?” 仇千凛瞥她一眼并不说话,一手按在了她的后背上,略一施力,苏寒锦便觉身体有异,灵气运转一周,赫然发现在后背处被人偷偷下了印迹。这是魔道的追踪手法,显然,她是被那万愁给盯上了。只是万愁何时将这印迹下到她身上的?她竟然没有丝毫觉察。这种印迹也就是个追踪的作用,而且是魔道手法,苏寒锦要解也并不困难,只是等她想要除掉印迹之时,却见仇千凛摇了摇头。他并不说话,拉着她在店里漫无目的的转悠,时不时在一些低阶法宝面前驻足停留,苏寒锦对这个世界还不熟悉,不解他所作所为,却也没多问,而是打量起那些法宝来。 一般来说,修真丨世界里,大牌的炼丹师和炼器师都是牛逼哄哄的人物,不知道她有没有机缘,能学得炼器之法?就在苏寒锦走神之时,却听一人道:“两位道友眼光不错,这飞剑名叫凝光,是我店一层的镇层之宝,乃炼器大师庞远年轻铸造,是低阶上品。”那青衣小厮说完之后顿了一下,“两位道友买回去送给炼器期后辈,也是十分不错的。” “多少?”仇千凛冷冷道。 那小厮哆嗦了一下,“五十块下品灵石。”仇千凛没有多说,付钱买下之后,继续在店内停留,他在这店里足足呆了一个时辰,之后才示意苏寒锦离开。 “那万愁想来是有要事要办,所以才会在你身上留下印迹,待办完事之后再来追踪,若先前就除去,他还未走远,或许会直接追过来,如今过了一个时辰,他已走远,即便知道印迹被迫,一时也找不到我们()。”说完之后,仇千凛的大掌覆上了苏寒锦的后背,他神情阴冷,平时脸色也十分苍白的,不过此时那手掌犹如一块烙铁贴在她背心之上,随着他缓缓推移,苏寒锦只觉得一股酥麻感从后背传开,让她全身瞬间绷紧,脸上立时浮了红云。 这媚娘的身体,当真如水做的一般。然而就在她胡思乱想之时,背心传来一阵钝痛,待她回头便看见仇千凛双眼之中狠戾之色一闪而过,而此时他双瞳暗沉,眸中像是酝酿了一场暴风雨。 “好了。”停顿片刻,他冷冰冰地道:“印迹已除,我们去药堂。” 往前走出几步之后,他忽然停下,将手中刚买的凝光剑递给了苏寒锦,“比你现在用的那低劣飞剑要好。”苏寒锦接过之后,想起先前那小厮所说,不由笑道:“你这样算是将我当做后辈了?” 仇千凛微微一怔,忽地转身,大步离开。苏寒锦笑容僵住,看着他的背影格外困惑,莫非他有什么心事?或者说,自己表现太过不堪,让他再次产生了疑虑?也对,媚娘岂会让人无声无息地下了追踪印迹,而且丝毫没有江湖经验,可是这些不是生来就会的,她只是有媚娘的记忆,却不代表一时半会便能熟悉这世界的生存法则,要知道,她原来只是个社会经验都缺乏的宅女。想到这里,苏寒锦默默叹息,相处时间越长,她暴露得肯定越多,修真丨世界亦有夺舍一说,仇千凛会不会想到这点儿,从而杀了她替媚娘报仇?
苏寒锦想得多,是以走路步伐就慢了,而且她一直低着头,直到撞上个人才堪堪抬头,结果就看到仇千凛站在她身前,阴郁的脸色都透过了那薄薄的人皮面具,把那张本来俊秀的脸孔衬得格外诡异。 苏寒锦心头咯噔了一下,结果下一刻,她又被仇千凛拉了手,几乎是拖着她往前走,一路疾行,到了一家药铺门口才停了下来()。 那药铺名字叫百草堂。 仇千凛本来就列了需要的草药清单,药铺对丹药师也是十分尊敬的,因此那筑基期修士领了清单客客气气地招待他们,让小厮去取药,自己则替他二人倒了茶。 他坐在了仇千凛旁边,“这位道友,如此年轻便能炼制凝气丹、聚气丹真是后生可畏。”那修士是筑基中期修为,比现在的仇千凛和苏寒锦都要高,是以喊他们后辈也极为自然,殊不知这两人都是从筑基后期跌下来的主,听了他的话自然不大舒服。苏寒锦倒是没说什么,仇千凛本来就心情不佳,此时更是眼神阴厉,让那修士心头微微一寒。不过修士皱了下眉头,又接着道:“虽我不是药师,早年却见机缘得见过筑基丹的药方,我看道友列的草药清单,莫不是还要炼制筑基丹?” 他话音刚落,苏寒锦立时感觉到了剑拔弩张的气氛,仇千凛虽一动未动,周身上下皆散发着阴寒之气。 那修士面露不愉之色,却也没有发作,而是有下没一下地轻敲着座椅扶手,“这里是锦绣坊,自然不会无故生事,若不是我当年机缘巧合看到过筑基丹的丹方,恐怕就错过了如此机遇。道友你也别担心,我叫冯达,是这百草堂的掌柜,我并无恶意,谁都不愿意得罪一个前途光明的炼药师,我只是想与你做一笔生意。”见仇千凛没有吭声,他便继续道:“半年之后便是宗门大比,现在许多门派为了增加弟子实力,多几个筑基期弟子,纷纷重金求购筑基丹,若道友能够炼制筑基丹,那真是天赐于我百草堂的机缘,你我合作,定能狠狠地赚上一笔。”说完之后,他又瞟了一眼苏寒锦,“到时候您的道侣也不至于凝神期修为,却只用着一柄低阶飞剑。” 先前仇千凛将凝光剑递给她,她便学着路上所见的剑修一般挎在腰间,没有收入乾坤袋内,此时被人鄙视,顿时让苏寒锦默默无语,这也算是仇千凛送的第一份礼物,被人如此轻视,想来他也有点儿苦逼()。 “此次采购草药是奉家师之命,回去之后我会转达掌柜好意,只是能否合作,还得看家师意思。”仇千凛语气十分客气,然而他面无表情,就给人一种这人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感觉,那叫冯达的修士也不恼,只是递了个玉符过来,“若有意合作,通过这玉符即可与我联系。”说完之后,他回去坐着,眼睛有意无意地瞟着这边,仇千凛当做没有看到,苏寒锦也学着他装没看见,等草药备齐交了灵石,两人便直接出了店铺。 他们来锦绣坊就是为了购买草药的,此时正事办完,自然是早早回去。锦绣坊码头颇多,他们并不愿乘坐先前那翠云号灵舟,便另寻了路,准备去不远处的那一处码头。然而刚走出一截,苏寒锦便看到了魔修万愁。 那万愁身形鬼祟,正远远跟在几个女修士身后。那几个女修最高的已有筑基初期修为,在这小小的锦绣坊内一般来说是不会遇到危险的,只是此时她们被毒手万愁盯上还浑然不觉,恐怕凶多吉少。 其实对苏寒锦来说,除了她自己,这书里的角色似乎都不是真正的生命,况且她也不是不自量力非要助人的圣母,是以此时她拉了拉仇千凛的袖子,“万愁在那边,正好,我们去另外的码头。” 然而仇千凛浑然不动。他站在原处,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前方的那几个女修,连苏寒锦拉扯他也浑然不觉。 “仇千凛?” 仇千凛眼神一凛,随后跟了上去。苏寒锦见他走远,也只能一头雾水地跟上,与一群人一起登上了灵舟祥云号。上船之时,她分明感觉到万愁阴测测的目光,这算不算是自投罗网?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