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药师

天下男修皆炉鼎 7 作者青衫烟雨 全文字数 3065字

仇千凛还是个药师。 苏寒锦昏迷了五日整,她身上的那些泥渣其实是混着各种草药的药泥,是仇千凛独家秘制的良药,能舒筋活血,温养经络。得知仇千凛的药师身份之后,苏寒锦一度很兴奋。以她穿越之前看小说的经历,修真界主角要么能够炼丹制药,要么身附空间。仇千凛竟然是个药师,说明他潜力无限,是可造之材。 从前的媚娘并不知晓仇千凛的药师身份,想来是他刻意隐瞒的,如今却愿意告诉她,是否说明他更愿意信任现在的她?想到这里,苏寒锦心头有些窃喜,虽说是在看他炼丹,注意力却没在他身上,反而自个儿轻笑出声。 结果这一笑,引得仇千凛心神一乱,他手中丹火骤熄,丹炉发出噗的一声,俨然是炼丹失败之兆。只见他揭开丹炉,一股黑烟冒出,随之而来的是刺鼻的焦糊味儿。 苏寒锦看着他双眉紧锁神情阴郁,又不厚道地笑出了声。结果被他板着脸冷冷一瞥,顿时有些心虚地垂下头。 “都说了炼丹不能分心,你偏要在旁边看,学到什么了?” 苏寒锦缓缓地摇了摇头。 仇千凛斜睨她一眼,随后掏出一枚玉简,“这是我当初杀了一个丹药师之后,从他乾坤袋里找到的,里面有他的炼药心得,你要是想学,就自己揣摩,不懂的来问我。”说完之后他将手指伸进丹炉里拨弄两下,“这一炉聚灵丹又废了。我剩的草药已经不多了,实在不行,只有去坊市转转。”他说完之后,又目不转睛地盯着苏寒锦,眼神锐利无比,像是要在她身上戳上几个窟窿。 苏寒锦被他瞪得有些发毛,勉强讪笑了一下。 良久,他有些狐疑地皱眉道:“难道这才是小女儿心态?” 经历生死之后,昔日心狠手辣不折手段的女魔头,也会有如此小女儿心态?笑容干净纯粹?他百思不得其解,索性不再想了,伸手将苏寒锦拉起,“出去,我要专心炼丹。” 不等苏寒锦说什么,他一把将其推出了炼丹房,接着关上了石门。 苏寒锦站在石门外,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子。她灌入灵识,将刚刚仇千凛给她的玉简看了一下,里面是那炼丹师制药的心得和体悟,对丹火的控制技巧等知识,她这身体的原主人对炼丹一窍不通,而苏寒锦自然也看不明白那些控制手法,草草浏览了一下之后她便放弃,索性回到卧室开始清理她的乾坤袋。 她乾坤袋内东西多且杂,大都是杀人之后夺来的宝物,其中不乏正派修真人士的法宝和玉简,苏寒锦挑挑拣拣,倒也从里面拣出个剑诀。她从前对剑侠都有颇多崇拜,如今来到这修真丨世界,不学一两门剑术,她觉得实在对不起这趟穿越。 想到这里,苏寒锦将神识注入玉简,只见里面白光一闪,脑海中陡然出现了一座万丈悬崖,而她仿佛置身于悬崖边,崖顶寒风呼啸,让她睁不开眼,却又不敢闭眼。想要运转灵气护体,偏偏丹田空荡荡的,仿佛周身灵气都被压制住,中毒了一般。 片刻惊惶过后,苏寒锦稳了稳心神。这里只是那玉简里的虚景,当不得真()。她一遍接一遍的自我暗示,许久之后,才松了口气,将眼睛眯开了一道细缝。 寒风依旧凌冽,比先前却稍微好了一些。她面前是万丈悬崖,而悬崖外边不远处却也立着一颗参天巨树。那树冠苍翠,绿意盎然,苏寒锦觉得此处风大,虽是幻境也刮得脸疼,便向大树底下挪动,想要避避寒风。待她走到树下,便觉得寒风瞬间消失,转而变成了和风阵阵,像谁在用一根长羽,轻轻的刮着她的脸。 不知何时,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里透下来,在她身上落下一个又一个温暖的光点。睫毛上盛满的阳光,让她的眼皮越发的沉重,她迷迷糊糊地攀上了巨树的枝桠,斜斜的靠着沐浴在阳光下,不消片刻,便打起了瞌睡。正当她快要睡熟之时,忽听得一阵雷鸣。 “糟了,下雨天不能呆在大树底下。”这是苏寒锦第一个反应,她翻身跃起,正欲飞奔离开,却发现空中闪耀着无数细小的光点,那光线耀目,让她呆愣住。刚刚头顶不是大树树冠么,何时瞬变成了星空? 流星雨?
她要不要许个愿望?就在苏寒锦下意识双手合十之时,她忽然眼睛瞪圆,那哪里是流星雨啊,分明是密密麻麻的飞剑,飞剑破空袭来,她能够听到剑尖破空的尖啸声。 漫天剑雨,苏寒锦避无可避。她大急之下跃下悬崖,掉落之时,看到绝壁上用利器凿刻的金色大字——凌天剑雨。 仅仅几个字,便让苏寒锦不敢再看,只觉得多看两眼,便有万剑诛心之痛。想来那刻字之人乃是剑道大乘,字迹中亦蕴含着无上剑意。苏寒锦跌进悬崖,粉身碎骨之时,意识陡然清醒,她恢复神智,便看到自己仍旧坐在床边,手心里握着玉简,浑身冒汗,像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凌天剑雨,无上剑意()。 苏寒锦猛地想到,那**男回去之后不是没多久就领悟了什么剑意么?难道是因为他杀了媚娘,夺了她的乾坤袋,从而发现了这剑诀?想到这里,苏寒锦心中狂喜,如果真的是这样,岂不是说明他们暂时虽不能凌驾于主角之上,却仍旧有漏洞可钻? 想到这里,苏寒锦捏紧了手中的玉简,她一定要学会这剑诀,领悟那无上剑意。她再次将灵识输入玉简,没想到这次却遭受反噬,不仅没有进入其中,反而眉心仿佛被针扎了一般刺痛不已,她哆嗦着揉着眉心,等到仇千凛进来之时,苏寒锦刚刚抬头,就看到仇千凛脸色瞬变,“你又弄了什么,怎么神识都受了伤?” 苏寒锦接过他递来的丹药,吞入口中之后才觉得眉心的刺痛舒缓了一些,她定了定神,将手中的玉简递到仇千凛眼前,“剑诀。凌天剑雨,无上剑意。你要参悟一下么?” 仇千凛皱了眉头,眼神灼灼地看着苏寒锦,停顿片刻之后,他将玉简接过,用灵气稍加探测之后道:“此玉简已认可了你的神识,除非你死,其他人无法再进去参详。” 苏寒锦眉头一跳。 “如果真是凌天剑雨……”他顿了一下,“那是一千年前天玄剑门返虚期大能凌天寒独门绝技,当年他一人一剑,可战天下万宗,那时候的天玄剑门,可是修真界第一大派,无人敢触其锋芒。” 这么厉害?苏寒锦默默咽了口唾沫。 “如今天玄剑门都只有凌天剑雨残篇,你从哪得来的这个玉简?” “不知道,反正杀人夺宝来的,不知道是哪个短命鬼的。”苏寒锦嘀咕了一声。 仇千凛低下头,仔细地检查了苏寒锦一番。难不成此人又开始怀疑了?苏寒锦被他这样弄得烦了,索性瞪着眼睛看他,没承想仇千凛嘴角微微扯了扯,露出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来()。 “这玉简也不知真假,你还被伤了神识。以后进去需要分外注意,或许这是个陷阱。天玄门都没有留下完整的剑诀,何以会出现在那些无名小卒身上,也便宜不了你。” 苏寒锦无语地翻了翻白眼,这世界有作者的金手指,他们没准能跟着沾光的,不过说了仇千凛也不会懂,她索性不再开口。 仇千凛嗤笑了一下,“这天下之大,能者备出,你我修为不过尔尔,当初你心高气盛,如今经历生死,总该收敛一些。” 苏寒锦愣了一下。其实这些修真小说都是升级换地图的模式,**文当然也不例外。那些人总是在一个小地方称王称霸,然后出去之后才发现所谓的某某地方天才,到外面不过是平庸之辈,唯有主角在一个又一个的地图里升级壮大,而那些曾经的其他天才、枭雄,皆被惨烈淘汰。但在那之前,他们都是自信满满的。 女魔修媚娘杀人如麻,在这青莽山一带颇有恶名。300多岁便修炼到了筑基中期,也自觉是惊才绝绝的人物,苏寒锦融合了她的记忆,于是她知道,在魔修媚娘的世界里,没有谦虚,没有害怕,或许还有狂妄自大,所以才会那么容易的遭了**男金钟良的毒手。然而仇千凛却能够意识到这些,苏寒锦忽然舒了口气,她是不是该谢谢作者,因为没有给仇千凛过多的笔墨描写,所以,她很庆幸,他没有一个草包一样的大脑? “媚娘?” “恩,我懂。”苏寒锦应声道。 她真的明白,在修真界里最为重要的法则便是—— 扮猪吃老虎啊。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