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昏迷

天下男修皆炉鼎 6 作者青衫烟雨 全文字数 2443字

仇千凛的洞府很阴深,不过里面东西倒是齐全,而且十分整洁,也比较符合他苍白面瘫男的做派。苏寒锦将他拖到床上放好之后,将一颗灵气丹碾碎了兑水喂到了他嘴里,之后又替他解开衣服,在肩膀受伤的地方上了药。他肩膀受了张重一拳,骨头都被打碎,还一直坚持着将她护在怀里,虽然知道他护的是从前的媚娘,苏寒锦依然觉得很感动,只觉得这人也是重情重义,令人钦佩。 苏寒锦服了丹药之后盘腿坐在床头,利用灵气细细的滋养那些受伤的经脉,此番境界大跌,之后又受了重伤,一时半会儿也好不起来,估计还得留下后遗症,也不知道能不能回到以前的筑基期,苏寒锦有些丧气,她不是主角,也混不成女配,穿过来到底是干嘛的? 种丨马男金钟良此时已经踩着魔修媚娘踏上了筑基期,回去之后似乎就顿悟了什么剑意,能够以筑基初期修为挑战筑基中期,之后就是结丹,顺风顺水,在作者坑文的时候,那金钟良大概已经是出窍后期,并且身怀多重秘术以及密宝,能够挑战分神后期老怪,在那之前,有作者的金手指作祟,没有人能够在主角手里占到半点便宜,所以苏寒锦觉得自己绝对不能再去招惹金钟良,即便要去报仇,也得等到作者坑文之后。 她幽幽叹了口气,即使是她活到了那之后,自己的修为上不去,也谈不上报仇吧()。别人苦修百年,也抵不过主角一天啊!想到这里她嘴角抽了抽,莫非上天可怜她是28岁的老处女,所以弄到这世界来无节操圈圈叉叉?想到这里,苏寒锦默默地打了个哆嗦,结果周身灵气一滞,差点儿让她再次受伤。 不过此番醒来,她觉得自己的神识比之前稍微强了一点儿,大概是修炼之时一心二用胡思乱想的缘故?呃,这样难道不应该更加容易走火入魔吗?苏寒锦摇了摇头,她轻手轻脚地往旁边挪动,看着仍旧一动不动躺在床上的仇千凛。 他脸色依旧苍白得吓人,只是嘴唇倒不似平常那般乌紫,但也没有丝毫血色,还干裂了一些细小的口子。苏寒锦用手帕沾水打湿之后替他轻轻地擦拭嘴唇,之后又下意识地摸了摸他的额头,没有觉得有任何异常才松了口气。 他受了伤,还灵力完全枯竭,想来消耗过大,一时也醒不过来。苏寒锦默默地看着他,还伸手摸了摸他的眉。这是书中炮灰似的角色,吐槽贴里没有具体提到过他的下落,但与男主金钟良作对的男人,特别是魔道中人,均死得其所是肯定的。 他们每一个的死亡都突出了主角的魄力、邪魅、俊美、王霸之气,仇千凛自然也不会例外。 想来,作者对这样的角色也不会花特别多的笔墨来描述,无非是那个魔道中人脸色惨白,眼神阴毒之类,而此时,苏寒锦看着他的脸,没有阴狠的眼神,没有邪恶的气势,他就那么病弱的躺着,整张脸显得分外的柔和,虽然并不是那些书里描写的俊美脸孔,却也是能看的。看得久了,苏寒锦心中默默地补充了一句,却也是极为耐看的。 她调息,他昏迷,如此过了两日。 苏寒锦再次从打坐调息中出来,发现仇千凛依旧昏迷着,这才觉得不妙()。仇千凛修炼的功法需要大量鲜血最媒,难道是因为缺少鲜血?想到这里,苏寒锦咬了咬牙,随后果断的在自己手臂上划了一道口子,挤出一小碗鲜血,随后缓缓地喂到了他嘴里。
如此又过了几天,苏寒锦本来伤重未愈,又每日放血一碗,结果越来越虚弱,到第七天的时候,她整个人已经站不起来了。她斜靠在他身边,身子虚脱无力,意识也渐渐模糊。 只是在最后的瞬间,她想,莫非穿越过来真的只是让她体验一下圈圈叉叉?只可惜第一个她觉得恶心,而第二个,她亦还不曾爱上他。或许闭上眼睛之后,她就能回到电脑面前,然后在那作者的文下留言,我觉得仇千凛是个好人。 想到这里,苏寒锦还轻轻的笑了一下。 苏寒锦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依然躺在仇千凛洞府中的大床上,然而身边也没了旁人。她翻身起床的时候发现自己全身上下都裹着一层黑泥,那泥土都已经硬了,随着她的动作掉落无数泥渣。 苏寒锦吓了一大跳,莫非她这一睡睡了百八十年,所以身上都结了这么厚一层泥灰?不会吧?莫非作者也给她开了金手指,直接到了坑文之后?她站起来使劲地跳了两下,然而身上的硬泥并不容易脱落,特别是有一些有皮肤黏在了一起,让她觉得分外痛苦。 仇千凛的洞府自然是有灵泉的,苏寒锦想了想,顺着石阶往下,在那灵泉下方汇聚的水潭里打了个滚,直接把一潭清水给染成了灰色。 等她彻底洗干净出来,还未来得及穿衣服,就看到上面的石阶处站了一个人。 “谁?”此时她全身并无任何衣服,见有人,苏寒锦下意识的环住胸。只是下一瞬间,她又有些惊喜地问道:“是仇千凛吗?” 回到她的是一阵黑风()。那人转瞬便到她眼前,将她整个揽入怀中。 “真的是你,我睡了多久?”苏寒锦笑着问他,然而他并不回答,却是低下头吻她。苏寒锦先是一愣,随后猛地用力将其推开。 仇千凛眉头一皱,神色还颇有些不满。他不依不饶地继续伸手过去勾住苏寒锦的腰,另一只手则滑到了她的臀上,刚一接触,便被苏寒锦啪地摔了一个巴掌。 这一下打得分外用力,苏寒锦隐约觉得自己的掌心发疼。 “媚娘,你……”他双眉紧锁,书中所描写的阴厉此刻便十分贴切的出现在他眼睛里。 “我修炼的是**心经,若不是纯阳体质的男人,与我缠绵必定会减损修为。”苏寒锦将披散在身后的长发顺到两边的肩上,遮挡了胸前的春光,也隔绝了仇千凛的视线。 “但你的修为会提升。”仇千凛冷声道。 “损人又不算特别利己,不划算。”苏寒锦笑了一下,接着问道:“我醒来之时全身都裹着泥灰,身上的东西都不见了,我的乾坤袋呢?你总得让我穿件衣服。” 仇千凛面色不善地脱下自己的外袍搭在了她的身上。苏寒锦拾阶而上,他站在下方,虽然她身上披了件宽袍,但此时两截光滑白皙的小腿和玉足刺激着他的神经,等到她继续往上,他便看见了她袍底的春光,顿时头脑发热,神智有了些许恍惚。 苏寒锦回头,便看到仇千凛傻愣在那里,还流了两道鼻血。她先是一愣,随后脸皮一红,双腿微微收拢,略有些懊恼地看了他一眼。 只是那一眼里带着窘迫的笑,那是一种不同于往日的妩媚多情,让他的心跳,仿佛瞬间停滞。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