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7:大结局下

天下男修皆炉鼎 517 作者青衫烟雨 全文字数 4041字

517:大结局下 浮云岛上,受伤的修士都在缓缓恢复。 当时这一千人离开龙墓的时候,小金龙就没有跟出来,原因在于将所有人收留在龙墓之中,乃是形势所迫。实际上龙墓是龙的归属,两只小金龙原本是金鲤鱼,只是龙墓的密匙,机缘巧合进了阶,才有了金龙的形态,如今龙角都还是个小包呢。它们能够收留那么多人到那浮云岛朝圣的至高点已经是极限,所以当时离开的时候,小金龙没跟着走,意思是不会再带他们返回龙墓了。 当然,在这之前,他们需要去灵玉界将其余的弟子接出来。 苏寒锦当年带着小金龙走遍三千界,走过的界面均有龙神的雕像,而她的塑像旁边自然还有小金龙,缠在胳膊上,金灿灿栩栩如生。因此,进入灵玉界之后想要找到小金龙,对着苏寒锦的塑像燃香即可。 稍作休整,玄玉玑便准备带着天玄剑门修士离开,前往灵玉界将门下弟子全部接出来。夏越川和玲珑则是返回真仙界,如今以他二人实力,真仙界仙盟若敢动手,必是自取其辱。 夜旻君困着饕餮,此时也只能呆在浮云岛上,待听得沉焰说要重新布置他的阵法,他便跃跃欲试,要跟沉焰切磋切磋。饕餮如今没了天魔王的命令,神智也清醒了许多,只不过看到那么多天魔,它完全不敢靠近,要知道,此时它肚子里还揣着一群虚空兽幼兽,若是被发现了,可就前功尽弃了。 它很认真地吃着东西,时不时也丢一些进入那片腹内空间,给那些小虚空兽们解解闷。其实他的腹内空间一点儿也不可怕,如今也算得上是极为漂亮,有星星点点的蓝色光点,也有不少的灵植,那些灵植是当初木岛主所种,他们渡湖的那段时间,木岛主便把它腹内空间好好地打理了一番,如今这些虚空幼兽在里面呆上几日也不会闲的发慌。 它能够这么做,其实也就说明能够控制住自己的神智了,不过一双眼睛还红彤彤的,夜旻君也就没有撤了阵法,而那阵法,此时还能隔绝天魔的查探,也算一举两得。 凌天寒走到了苏寒锦面前,竟是冲她鞠了一躬。他手中抱着的是仍旧昏迷的逍遥引,他搂得很紧,似乎永远也不想放开。苏寒锦神魂强大,微微一扫,就知道逍遥引其实是在假装昏迷。她那般娇弱的躺在凌天寒怀抱之中,白皙的脸上有一抹淡淡的薄红。 既然她能够察觉得出,想来凌天寒他自己,也是明白这一点的。 苏寒锦冲凌天寒笑了一下,就见他脸上的肉也有了一点儿松动,就像是千年寒冰化开了一样。身体里的灵魂换了,凌天寒给人的气质和印象其实也完全不同。他明明不冷,却让人觉得严肃,就像是一块石头。而此时,这石头微微低头看了一下怀中人,眼睛里也有了笑容。 成不了神,堪不破情劫,便说明他心中有情爱无法放下,曾经无法面对,然而现在,却觉得并不重要了。 她是魔修又如何,极恶之中亦能孕育出纯白的花朵。只要以后,带她行善,岁月漫长,总有洗尽罪孽的那一天,活着赎罪,也比死了要好。 大道无情。 他堪不破,便算了吧。谁叫他当年,轻易着了魔。 见到凌天寒远去,苏寒锦心中有些怅然,她想到了司徒星翔。最后,他为逍遥引而死,那个口口声声说这里的人都是虚假,说无论如何都不会爱上那么一个yin乱的女人的司徒星翔,最终为了保护逍遥引而死。 而在生命最后时刻,他主动吻住了她。那其实是凌天寒一直想做却刻意隐忍的事情吧。 凌天寒能够走出来,或许是因为,他与司徒星翔曾在一个躯体之内,他亦感受到了司徒的心意? 司徒离开了,还给了逍遥引一个敢于去爱她的凌天寒。 这个时候,苏寒锦真心希望,他是回到了原来的世界,只是神魂烟消云散,真的可能吗? 苏寒锦眉宇间有淡淡忧伤,目送凌天寒远去之后,她叹息着走到了狐离天的旁边。 这个时候,最不满的要属狐狸天。它断了三条尾巴,这尾巴不同于修士的肉身,乃是它的修为,哪怕有生命之泉,恢复起来也要缓慢得多。修为倒好说,这光秃秃的三截尾巴实在是太难看了,因此狐离天很忧郁地将那三条短尾藏起来,将剩下的六尾绞在一起,趴在地上将尾巴抱在怀里。 看到苏寒锦走过来,狐离天冲她龇牙,狭长的眼睛眯成了细缝,偏偏还有慑人的光线从那眯着的细缝里露出来。 “变得这么丑,都是因为你,说要怎么补偿我?”它狐狸头一甩,“还敢假装自爆元神!你怎么不真的自爆啊,死了才好!”它骂骂咧咧地道,随后身子微微一缩,头看向了沉焰的方向,只觉得头皮一麻,将头也埋了下去,两只毛茸茸的耳朵还飞快地抖了几下。兴许是觉得自己太丢人,神魂域内被那天魔压制也就算了,如今出来了还被对方一眼震慑,狐离天愤愤不平地小声嘀咕道:“丑八怪!黑不溜秋的丑八怪。” 苏寒锦伸手拍了拍狐离天的头,“变成人形就看不到尾巴了。” “人那么丑,哪里有我狐狸的英姿飒爽。”狐离天冷哼一声,高扬着头道。它此时身上已经干干净净了,银色的毛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那一身银白格外耀眼,在如今凌乱不堪的浮云岛上,在不远处黑气腾腾的天魔衬托之下,雍容华贵当真极美。 “生命之泉若是配合仙品养气丹和养神丹,你这尾巴定然会长得快些。”苏寒锦打量了一番,笑着道。
“那还不快给本王仙品丹药。” 苏寒锦却是摊了下手,“药方我没有。”她回头,冲着沉焰微微一笑,“你说的那个丑八怪才有。” 沉焰这个时候其实已经在和夜旻君一起布阵了,他之前捡了寂灭塔的残骸,不晓得是不是有什么妙用。 天魔虽然对他们仍有敌意,但这个时候都聚在一起调息,且困于沉焰黑气凝结的结界之中,因此对这岛上的其他活物暂时压制了心中的复仇火焰,不过因为恢复了神智,即便是打坐调息,这些天魔也分出一缕神识来,以免那些可恶的人类修士偷袭()。 此时听得苏寒锦的声音,好不容易压抑的怒火又腾的一下燃了。那是陨落了的天魔王的躯体,是整个天魔族最敬畏的存在,那是大祭司的神魂,是天魔族最敬仰的存在,她,竟敢说天魔王大祭司丑八怪! 不管是天魔王还是大祭司,他们的相貌皆是天魔一族最优秀的,身形高大魁梧,黑甲光亮,脸部刚毅,双眼炯炯有神,周身黑气浓郁,乃天魔族美男子,竟被说成丑八怪,这是侮辱,对天魔一族的侮辱!明明困于黑气之中,亦有族人勉强站起,冲着苏寒锦发出一声怒吼。 然就在这时,大祭司温和地笑了一下。只不过他周身黑气更浓了,更像是罩了一层结界,将他的身躯完全挡住,就连神识,都无法探测出其中相貌。 苏寒锦:“……” 当年在神魂域内他就十分介意自己的外貌,如今,她算是捅了马蜂窝了。偏偏狐离天还在小声嘀咕,“要我去求那个丑八怪,我才不去!” 它瞥了一眼苏寒锦,“你替我去!” “我得罪他了。”苏寒锦低声道。他们之间的感情并不单纯,然而这个时候,却已经无法去区分了。谁错得多,谁错得少,在真正爱了之后,这些,或许并不重要。 她知道他爱她。虽然起始的时间并非从前所想。但他是天魔,在他眼里的人类,就跟人类眼中的那些灵兽一样没有区别。人类猎杀灵兽进阶,碰到厉害的就暴力收服为己用,用灵兽的晶石来修炼,或者换取财务。 他愿意救助天玄剑门,说到底是因为爱她()。否则天道崩塌之后,他的目的达成,根本没必要在管大家死活。在远古秘境之中,他更是拼尽全力救了他们所有人。现在,他甚至约束了自己的族人,并且设置阵法,将余下的族人限制在浮云岛。 他为她做了那么多,她却带着大家阻止了他们全族的唯一生路。最重要的是,她用自爆元神来考验他。不过,当年,他也自爆元神过,所以,这个算扯平了。 他俩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了,所以,其实也不算她得罪他吧。 想到这里,苏寒锦看着那团黑影,看着黑影旁边踩着剑飞来飞去犹如一只苍蝇的夜旻君,忽然笑了一下。 狐离天顿时一滞,嘀咕道:“得罪了又如何,把裙子掀开,直接yin*他去,区区药方,手到擒来。” 苏寒锦:“……” 刚刚夺舍的沉焰不能恢复人形的吧,除非修炼天心残卷。天魔一族与人其实极为相似,身体结构也是差不多,他那么高大,咳咳,苏寒锦想到这里,脸直接绿了。 天魔一族困于浮云岛的话,那她也呆在这里吧,天玄剑门如今的实力也是三千界巅峰,哪怕是去真仙界,也是第一修真门派,她也无需担心了。只不过在这之前,还得去看看那些逃出去的虚空兽,并将这些幼兽给送出去,只是舍弃了浮云岛,不晓得他们有何打算。当然,还得顺便为沉焰准备一下天心残卷的药材。 等到饕餮眼不红了,苏寒锦便与它一道离开浮云岛,没多久就找到了虚风。虚空兽族如今长老只剩下一位,因为丢了祖祖辈辈生活的家,心情极为糟糕,将一切事物都交给了圣子虚风。 “你们有何打算?” “虚空兽自由浪漫()。”虚风神色哀伤,“没有浮云岛,我们也会自由飞翔在三千界。”他说完之后,不少虚空兽都化作了流云飘上了天幕,“我们会一直飞翔,看遍三千界美景,若是累了,或许会找到一处仙境安置下来。” 他顿了一下,“这些幼兽们,看到的风景还太少了。”说道这里,虚风忽然低下头,喃喃道:“若你有事,可来找我。我……” 一句话还没说完,偏偏红了耳根。只是他心头微微一沉,这等时候,全族的责任都在他身上,他岂能想那些,虚风后退一步,诺诺道:“我们走了。” 只是这时,他身边那团云似乎扭动了一下。苏寒锦早已注意到了那片小云,却没有吭声。 虚风顿时抬头,眼睛水汪汪的,他犹豫了片刻又道,“只是我妹妹虚叶……” 虚风声音低沉,“她如今感应到了金钟良的位置,想求你帮她进入远古秘境。”虚风神情有些尴尬,“她知道你与金钟良仇怨很深,不求放他出来,只求能够进去陪伴在金钟良左右,她知道他本命法宝损毁,如今伤势极重,所以……” 苏寒锦嘴唇一抿,“远古秘境的封印我解不了,这个,还得问沉焰或者夜旻君。” 就在这时,她身边一朵小云飘了过来,正是那虚叶。她冲着苏寒锦跪下,哽咽道:“求你,我只想进去陪他。” 良久,苏寒锦点头应道:“好!” 只不过夜旻君实力恐怕稍逊一些,她要求的,还是沉焰吧,于是,当真如狐离天所说,要撩开裙子色诱一番了吗? T T…… 还是先把天心残卷的药草凑齐再说吧……(未完待续。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