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3:陷阱

天下男修皆炉鼎 513 作者青衫烟雨 全文字数 3237字

513:陷阱 孕育虚空兽的是天魔的力量,就好比在极恶的土壤里,开出最洁白的花朵。 苏寒锦一直在对抗天魔,从一开始,阵法的突然破掉,怪鸟牵制住浮云岛,那战斗就不可避免的展开,每一个天魔的实力都极为恐怖,而对于苏寒锦这边的人来说,他们的数量也是远远胜出,正是这个原因,苏寒锦根本没有时间去想其他的,她只是在抵挡那些天魔的入侵,希望斩断束缚使得浮云岛顺利离开。 新月毁掉的时候,苏寒锦就愣住了。而那个掉下去的天魔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苏寒锦发现有什么东西改变了。那个天魔的神魂是她击碎的,现在,他比从前还更强大。 沉焰夺舍了那天魔的身体,而他现在,正冲她挥出了威力恐怖的一拳。 天魔耽搁的时间太久,他们从域外冲过来的时候就有消耗,一直被域外风暴碾压的同时,还要遭受修士的攻击,哪怕因为虚空兽而疯狂爆发,也会有力竭的时候,而他们也不像那些人类修士,有大量的法宝和丹药!再不登上浮云岛,这些天魔就会彻底的陨落,他们等待了那么久,如今与生机仍有一线之隔! 不能再拖下去了。 这里,阻挡住他们的最强力量,是苏寒锦。沉焰一拳轰了过去,而苏寒锦,握剑的手在发抖。 她斩不出那一剑,只能用剑身去格挡那黑气包裹的重拳,结果就是她被一拳击飞,而沉焰的另一拳,也随之而来!拳头快若闪电,重若大山,其中蕴含的威压,比起苏寒锦有过之而无不及,本来的天魔王的实力就极为强大,而他心甘情愿让出身体,沉焰夺舍没有任何消耗,反而变得更强,只不过,这个更强的代价是神智不甚清楚。 天魔王最擅长的就是引出人心的恶,放大**和那些不满的情绪。他在域外逮住机会,就想控制别人,临死也不会例外。他要死了,所以将天魔一族托付给了沉焰,把身体也让给他,希望他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拯救天魔一族仅剩的族人。 这个时候,沉焰无法拒绝,等他进来的时候,自然会撞到他设下的陷阱。而那时候的大祭司,心情必定是难以平静的,而正是这不平静,能够给他可趁之机。 “他们要对我们赶尽杀绝!而心爱的那个人,是最大的敌人。如果不是自己,她早已死无全尸,而她现在,却站在了对面,堵住了他们唯一的生路!”这些念头充斥了沉焰的大脑,而死去族人的怨气和煞气更是影响着他,哪怕他是大祭司,在这个时候,也无法保持清醒。 犹如疯长的杂草一样,此时此刻,沉焰唯一的目的就是打倒一切阻拦在他面前的人。他挥出了第一拳,紧接着,又挥出了第二拳! “沉焰!”苏寒锦有很多话想说,然而这个时候,或许说什么都没有用了。除非,她能够以一己之力将所有的天魔困住,并带着被限制的天魔进入浮云岛。 她做不到,只有成为神才能够做到!现在他们的人根本不够,实力也完全不够,原文之中金钟良在最后应该是依靠了月牙玉的,但实际上,月牙玉召唤出来的骷髅兵根本没有这么强,那时候的金钟良,要对付的只不过是因为一直困在域外,又经历了生命之树的再次汲取力量,从而无比虚弱的天魔。 现在,因为天道的崩塌,漏进域外的丝丝灵气,规则之力的减弱至虚无,一同侵入浮云岛的天魔实力,比原文之中要强上了太多。要知道,在司徒星翔的设想之中,入侵浮云岛的只有沉焰一个()。 沉焰的第二拳更加刚猛,天魔的高大和力量让其余人显得无比的渺小,而他神魂传递的威压更是让人心惊胆颤,生命之树的力量被他重新吞噬了不少,因此,沉焰的这一拳,苏寒锦也无法避开! 天玄剑门的剑阵一剑斩出,阵眼处三人皆是口吐鲜血,然而那一剑并没有对那个狂暴魁梧的天魔造成太大的伤害,他根本没有去挡,拳头击溃了剑意,直接朝着苏寒锦砸去! 也就在这时,江云涯动了。罗刹一族的身躯也极为高大,然而江云涯仍旧比此时的天魔沉焰要矮小得多,那一拳砸到了他身上,使得他的身子被击飞,重重地砸向了生命之树的结界。 生命之树的结界支撑了那么久,最终还是被破开了。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江云涯被重重地砸在了云冠之上! “大师兄!”苏寒锦心头一慌,而她担心颤抖的声音,更是滋养那些邪恶念头的土壤。
底下,听得苏寒锦的呼喊,江云涯微微动了一下。 那一拳,好像将他全身的经脉都震断了。江云涯想要打起精神爬起来,然而身体仿佛不是自己的,他控制不了。 “江江!”他与江江心意相通,这个时候,江云涯却感应不到体内的江江,他顿时慌乱,随着一遍一遍的呼唤,神智也变得有些模糊。 直到一滴清凉的液体滴入口中,江云涯才觉得稍微舒服了一些。那是虚空兽给他喂的生命之泉。 云冠之上的虚空兽因为生命之树的力量被汲取,一时没有全力以赴地继续为生命之树增添生命力,因此江云涯砸下去的时候,他们能够将其接住,绕是如此,巨大的冲击力也使得不少的虚空兽受了伤,那血腥味儿在空气中散开,飘荡在整个天空之中()。 玄玉玑他们虽然拼尽了全力,然而阻拦得了一部分,却完全拦不住全部。在生机面前,在诱人的香味的蛊惑下,每一个天魔都爆发了最后的潜力,他们冲向了浮云岛,冲向了那些受伤的虚空兽! 浮云岛上有灵气,重新回到一个灵气四溢的地方,该是多么的幸福啊。大量的灵气涌入那些天魔的身体,顿时使得浮云岛上的灵气紊乱,在天魔出现的地方,必定有一个灵气漩涡。只是他们的目标并非是灵气,而是生命之树上的虚空兽,数十个天魔冲向了云冠,而这个时候,天玄剑门的剑阵再次变动,他们每十人一组,重新组成了剑阵,暂时挡住了天魔! 之前,因为域外风暴,他们不能冲出浮云岛,然而现在,这些天魔进入了浮云岛,他们也就有了一战之力。只不过,随着灵气的吸收,有不少的天魔都舍弃了人形,变成了天魔的本体,这样一来,战斗力也添了数倍! 看到族人在吸收灵气,还被困住的天魔也疯狂起来,有被彻底击杀的,自然也有寻得机会冲破阻拦的,玄玉玑等人见天魔已经登岛,也飞快地返回浮云岛,想要阻止它们对云冠上的虚空兽动手。 并不是所有的虚空兽都在云冠上,虚空幼兽此刻在饕餮的肚子里还算安全,而虚叶,则就处于了极大的恐惧之中。因为被浮云岛上的血腥味儿吸引,大量的天魔都不要命地往那里冲击,却也有一个神智稍微清醒一点儿的,他吸了吸鼻子,下意识地打量四周。 虚叶躲在一个青石背后的凹地里,一动也不敢动。虚空兽本身自由撕裂虚空并不算困难,难就难在带着外人,而刚刚,她带的是两个人。这样一来,她此时极为虚弱,只觉得浑身的力气都已经被抽干了,连人形都无法维持,她躺在那里,雪白的毛紧紧贴在青石上,而尾巴则拖在泥地里,脏兮兮的沾满了湿泥()。 她突然身子一颤,感觉到了一道慑人的视线,让她浑身都僵了。那视线阴冷无比,使得她仿佛置身冰窖。她被发现了,被天魔发现了! 发现虚叶的天魔顿时一喜,朝着虚叶冲了过去,他一爪抓住了虚叶的尾巴,直接从青石后揪出,手上用力一扯,虚叶的整个后腿被他扯断,直接丢入了口中。咀嚼着虚空兽的血肉,他便觉得身体里涌入了无限的生机,让他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喟叹,这是他期待已久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虚叶只来及发出一声惨叫,就直接痛晕了过去。而这时,天魔舔了舔嘴唇,提着虚叶的尾巴,要将余下的身体直接一口吞掉。就在这时,寂灭塔直接挣脱了寂月轮的束缚! 之前,寂月轮和寂灭塔都消耗太多,两个都黯淡无光无力支撑,然而在虚叶遇险之时,寂灭塔再次爆发了,塔身飞速变大,金光闪闪将那天魔与虚叶一起罩住! 天魔的怒吼从寂灭塔中传来,而那塔身,则震动不停,塔身上时不时会出现一根凸出的拳印,就好像下一瞬金塔就会被砸破一般。远古秘境之中,金钟良脸色惨白,他的眼耳口鼻均在流血,此时一张脸显得极为可怖。 寂灭塔是他的本命法宝,此时寂灭塔所遭受的一切,都悉数反应到了他的身上。 “嘭”的一声,被困的天魔将金色小塔砸出了一个窟窿,金塔发出一声悲鸣,与此同时,金钟良的身体也出现了一个血肉模糊的大洞。他咬紧牙关,拼尽全力,要将那天魔炼化在寂灭塔之中。 此时,唯一还没有踏上浮云岛的域外天魔,是大祭司沉焰。 他的面前,是苏寒锦。(未完待续。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