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2:失控

天下男修皆炉鼎 512 作者青衫烟雨 全文字数 2692字

512:失控 倒下的天魔睁眼,他的手指飞快地动了,那是结印的姿势,随着他手上的动作,只是片刻,无数道黑气从他指尖发出,紧紧地缠住了浮云岛!浮云岛本来已经缓缓往前移动了一下,但是这一刻,却再次被拖住,最重要的是,这不仅是被拖住! 虚风感觉到,生命之树的力量在飞速的流逝,顺着那些黑线,涌入了那天魔的体内! “不要!”如今,云冠上的族人用生命祭了生命之树的已经有了百人,眼看浮云岛被拖住,便又有族人想要牺牲,却被虚风吼住!“不要,那天魔能够吸收生命之树的力量,这个时候,不能以身祭树!”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 该来的总会来的,无论如何,也躲不掉。沉焰一直没有合适的肉身,而这一刻,他进入了天魔王留下的躯壳,在天魔王意识即将消散的那一瞬间,接替了他的肉身。 沉焰没有看苏寒锦,但他知道,她在看着他。 世事难料,就好像最初没有预料到他会爱上她,他也完全没有料到,她会在那么短的时间成长到这一步,成长到能够阻拦到他们的这一步。 离开的时候,她的修为其实还很弱,根本没办法靠近域外,那么短的时间,他也没有想过她能达到半步成神之境。 他让她等她,在云海界陪伴在她在乎的同门身边,等他回归。 他回去一是要防止飔暗做出对她不利的事情,虽然身在域外想要动手很困难,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二是要约束族人,他要带领他们重返三千界,却并不希望他们大肆报复破坏三千界,因为他的心中已经有了爱。 只是要达成目的,总会有牺牲。有一些东西,他并不想她知道。 而这一次,在他的计划之中,唯一要牺牲的,仅仅是浮云岛。 他甚至想了很多办法,要将仅剩的族人约束在浮云岛。天魔一族只剩下五百人,浮云岛已经足够了。他们也能在浮云岛上,自由地飞翔。他处理完这一切,就能够回到她身边,守护她,甚至于守护她所在意的那些人。她继续留在门派也可以,想要炼丹也可以,四处去历练都可以,天涯海角,他都愿意陪她去()。 他想跟她在一起。 只是沉焰没有想到,她会出现在远古秘境之中,而她遇险的时候,他来不及思考更多,耗尽心力去救她,去救她在乎的人。这样的结果,就是他受了重创,而他想要跟她谈论更多,奈何突然被飔暗困住,无法与她再次联系了。 天魔王并没有伤害他,只是让他无法利用玉砖与苏寒锦联系,甚至,他的神魂在那骨牢里恢复得更加快,因为那里,有无数逝去族人的怨气和煞气。 从头到尾,他要的只是浮云岛。只有浮云岛,不管怎样都无法避免。哪怕是他,也想不出别的办法。 她帮助浮云岛,便是要断绝天魔一族的生路。沉焰的脑海里被越来越多的怨气充斥,这是天魔王留下的意识,也是他最后的算计,在他被关在骨牢里,用无数族人尸骨堆叠的骨牢里,就已经埋下了这一步的暗棋。飔暗临死前的微笑发自内心,因为,他最后残余的意识,必定会与他的神魂融合在一起。 他的神魂本是碎片,又融合了人类修士的记忆,所以,他有很大的信心,能够在最后的瞬间,将自己与他融为一体。 沉焰的眼睛开始变得血红,他的眼前也是猩红一片,他愿意倾尽全力去救她所在乎的人,而她,却要断了他们最后的生路!他的身体在渐渐变大,他完全变成了天魔的形态,周身黑气缭绕,一声怒吼,便引得浮云岛上的山石滚落。 不远处,儒门修士不知道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到底如何。然而这一声怒吼,冲破重重阻挠传递到了众人心中,修为稍弱的,直接被震得气息紊乱呕出一口鲜血。
儒门掌门一脸凝重,“天魔()!”他话音刚落,旁边一位老者便道:“我去看看!” 事到如今,已经不能再等待下去了。他是儒门修为最高之人,能够抵挡那些域外风暴,然而前去面对域外天魔,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啊。老者心中叹息一声,真是活得越长,越怕死了呢! 老者朝着浮云岛的方向飞了过去,待远远看到那边景象之时,他眉头紧锁,本以为能够悄无声息地靠近,却没料到还未靠近,便已经被对方锁定,那天魔只是一眼,便让他肝胆俱裂。 老者踉跄地退回灵舟道:“启,灵皇钟!” 儒门掌门心头一惊,仍是吩咐下去,他身旁灵修脸色陡变,却是领命退下。灵舟上,层层禁制被打开,一口铜钟出现在了甲板之上。紧接着,二十名儒门灵修围坐在了铜钟周围,他们修为俱都是大乘后期,乃是儒门的高阶修士。 展颜走到了灵皇钟的旁边。祖爷爷已经陨落,现在,她是唯一的撞钟人。展颜闭上眼睛,她的小手紧紧握成拳头,牙齿将嘴唇咬破了皮,仍旧止不住身体的瑟瑟发抖! “颜儿!”掌门的声音传来,让展颜身子一僵,下一刻,她猛地睁开眼,随后一拳砸向了灵皇钟,只是一下,手背上顿时血肉模糊。她不怕疼,这一点儿疼痛根本算不了什么,她只是…… “咚”的一声,铜钟发出洪亮的声音,那声音沉重,犹如重锤一样敲打在每个人的心头。 这钟声,传向了三千界每一个角落。是对三千界每一个生灵的示警,同样也是对天魔的攻击。灵皇钟是儒门从远古秘境之中寻到的,那是远古的修士炼制出来对付天魔的法宝,经过儒门先辈大能的修复,最终认了展颜先辈为主。只是要施展灵皇钟的代价太大了! 第一声钟响,围着灵皇钟旁边的灵修,有一人立时毙命,神魂俱灭()!每一声钟响,都会陨落一人! 钟声响起,有不少天魔神魂震荡,其中有两个抱住了头,神情痛苦不堪。 沉焰眸中再无清明,他的双眼,犹如熊熊燃烧的烈焰。 “知道为什么魔物都喜欢虚空兽么?” 不管是魔界那些低等魔物,还是天魔,他们都会因为虚空兽丧失理智,都想要吞噬虚空兽的血肉,闻到虚空兽的味道,都会疯狂! “因为吞噬虚空兽,就是吞噬力量。低等魔物甚至可以因此而进化成天魔,至于天魔……”黑气之中,沉焰的声音阴沉可怕,“天魔只是为了自己的力量疯狂,我们只是拿回自己的力量。” “那生命之树汲取的,是天魔的生命!并用那生命,来孕育纯善一族!” 为什么生命之树在最接近域外的时候,会再次焕发生机,因为,它吸收的是天魔的力量。 三千年一个轮回,孕育浮云岛的生命之树,所依靠的不过是天魔的力量。所以每一次靠近最高点,就是被困的域外天魔大量死亡。虚空兽一族是当年的神所创造的种族,是纯善一族,但孕育这一族的,却是最强大的魔。 他要牺牲的只是浮云岛,他们只是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现在,天魔王已经陨落,族人也死伤不少,那一声一声的钟声,更是让他们神魂受创,沉焰周身黑气更浓,而他眼睛里的怒火,也成了跳跃的黑色。 为什么要阻止我们?沉焰突然发力,朝着苏寒锦狂奔而去,他极为高大,身躯强壮有力,明明有很远的距离,却眨眼便出现在了苏寒锦眼前,他手握成拳,发出重重一击。(未完待续。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