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1:爆炸

天下男修皆炉鼎 511 作者青衫烟雨 全文字数 3713字

511:爆炸 他受了伤,且伤势不轻。 他怀里的女人也是一样,他的嘴唇还贴着她的,而她脸色惨白,并没有睁眼。 是他在吻她。那一瞬间,胸腔里仿佛有什么东西碎裂开,仿佛有一道阳光从缝隙里透了过去,而他,瞬间听到了自己强有力的心跳。 凌天寒没有时间多想,手中长剑陡然爆发出雪亮的光芒,他回身一剑,剑光闪过,两个域外天魔脸上俱都是惊骇之色。 天魔的身体强度极为恐怖,自身就好比仙品防御法器,所以他们更多的时候都是近身肉搏,这些修士实力不错,会让他们受伤,但他们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对方一剑拦腰斩断。 断成两截的身体被旁边飞过的怪鸟一口叼住了下半身,而另外一半,却是被另外的天魔直接抓走,他们都会吞下死亡的同族,现在是,从前在域外的时候也是如此。 一剑斩杀两个天魔之后,凌天寒体内的灵气也已经透支了,他的身体摇摇晃晃站立不稳,却依旧没有松开抱在怀里已经昏迷的逍遥引。两人的身体往下倒去,不远处的天魔顿时想要靠近,朝着他们围了过来。然而就在这时,一个纯白的身影突然出现,将两人坨在了背上。 虚叶的出现使得天魔再次疯狂,她头上的尖角猛地闪光,撕裂虚空的能力想要再次施展。然而身上带着两个人,想要顺利离开并不容易,天魔已经赶到了!虚叶感觉到自己的尾巴落在了对方的手中,她浑身一软,只觉得周身冰凉,森森寒意让她不禁生出后悔之心。 然而这个时候,后悔也晚了吧!她刚刚看到这个男人太强,一剑能够斩杀两个天魔,只是受了伤,如果施救的话会恢复的,而他们是在保护浮云岛,虚叶不想失去这么一个强大的战斗力,也不想看到别人拼命自己什么都做不了,所以才会鼓起勇气来救人,如今却把自己也陷了进来! 她会被天魔撕成碎片吃掉么?虚叶心中生出绝望的情绪,只是眼睛落在了云冠之上,看着那些为了生命之树而牺牲自己的族人时,她又觉得死其实也没那么可怕,只是,她要死也应该是祭生命之树,绝对不能让天魔吃掉,从而增强它们的实力! 想到这里,虚叶陡然迸发出强烈的求生意志,她拼命地想要挣脱束缚,却发现自己被天魔抓住,而其他的天魔,也放弃了自己的对手,疯狂地涌了过来。 这一幕,自然被金钟良看在了眼里,他顿时大惊,拼尽全力去催动寂灭塔! 就在这时,寂灭塔猛地震动,使得整个寂月轮都调转了方向,朝着那一群天魔照了过去!那光芒比之前的每一次都强烈,将围攻虚叶的天魔层层笼罩!这样一来的确让虚叶寻得空隙逃生,然而,也正是这个转动,给了天魔可趁之机。 并非每一个天魔都会因为虚空兽而疯狂,至少,天魔王飔暗不会,而没有天魔身体的沉焰更不会了。 没有了寂月轮的阻挡,浮云岛仅剩了生命之树的结界,然而生命之树的结界极为微弱,飔暗一拳轰去,就使得那结界猛烈震动,而云冠顶上的那些虚空兽,脸色更是惨白。 飔暗狂怒的挥出下一拳,然而这一拳,却被人所阻!苏寒锦和江云涯同时出手,挡住了飔暗的攻击。只是这个时候,那一直僵住的饕餮动了。 它吐出了夜旻君,随后一爪挥出,将夜旻君打伤,紧接着朝着飔暗的方向飞了过去!夜旻君重重倒地,直接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深坑,他仰头看着飞走的饕餮,咳咳地吐了两口血沫,想要勉强站起,却发现自己的肋骨已经全断了。 “嘿,老朋友!”夜旻君拼尽力气大喊了一声,而空中的饕餮身形一顿。 “真要过去?”夜旻君呸地吐出一口血沫,“那过来把我也带上!”饕餮的身形在空中停下,宛如凭空悬浮的一具雕塑。它血红的眼珠在飞快的转动,脑海之中有两种情绪在激烈的对抗,使得它痛苦不堪,而正是这痛苦,使得它愣在原地,久久没有挪动一步。 “嘿,你这蠢货该不会被天魔控制了意识吧?”夜旻君咳嗽两声,喃喃嘀咕道:“看来我要用杀手锏把你救回来了!”他颤抖着从储物空间里掏出一堆食物,“吃货,快点儿来!” 那些都是饕餮最喜欢吃的东西,香气让饕餮本来就犹如雕塑一样的身体更加僵硬,它的意识在挣扎,它头很痛,仿佛又一柄利剑在切割它的大脑,使得它渐渐失去意识,没有了意识,剩下的仅是本能。 而吃货的本能,甚至盖住了体内的恶。饕餮只是喜欢吃而已,它并不喜欢杀戮,它动手杀戮,目的也只有一个,看看能不能吃,好不好吃。所以这个时候,它摇摇晃晃地回到了夜旻君的身边,趴在那里开始凭着本能吃东西了()。 夜旻君微微一笑,艰难地伸出手,拍了拍饕餮的头。 …… 寂月轮那一瞬间爆发为虚叶争得逃生之机,那些发狂的天魔眼睁睁地看着虚空兽逃掉,瞬间变得更加狂暴,身体明明被寂月轮创伤,爆发的实力却比之前更加强悍!若说之前在寂月轮的帮助下,他们还能与天魔抗衡,如今,寂月轮摇摇欲坠,天魔疯狂嗜血,又少了凌天寒和逍遥引,剩下的几个,已经是力不从心了。
玄玉玑身上有多处伤口,飞溅的鲜血越多,那些天魔就越疯狂狰狞,夏越川与玲珑也是遍体鳞伤,而狐离天,身上的毛发已经被鲜血湿透,如今浑身是血,已经成了一只血狐狸,就连尾巴都断了两条,还进了天魔的腹中!他们都已经是强弩之末,体内的灵气枯竭,域外的风暴碾压,天魔凶猛的攻击,使得他们已经仅凭一口气在战斗,没有人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 或许下一刻,就会葬身于天魔口中! 死亡的气息笼罩在每一个人的头顶,底下有天玄剑门弟子冲出浮云岛,然而天玄剑门弟子大都只有大乘初期的实力,那强烈的域外风暴使得他们根本无法动弹,拼尽全力想要帮忙,却反倒将自身陷入危局,只是片刻,就被天魔吞噬! “不要!”天玄剑门的剑阵里,一人失声痛哭。 “不能出去送死!”紫宵真人厉声喝道。他们的实力在阵法之中还能有所发挥,出去之后在域外风暴的压制之下,面对天魔完全没有反抗之力。 “列阵!”这一次喊话的是玄如墨,他面沉如水,薄唇紧抿,看向天空的域外天魔,眼神森寒!一道剑光再次挥出,击退了一个冲向掌门的天魔。 …… 就在这时,整座浮云岛忽然往前动了一下,缠住浮云岛的怪鸟大量减少,而云冠之上,以生命祭司生命之树的虚空兽族越来越多,而正是这个原因,使得浮云岛震了一下,隐隐有往前移动之势()! 见状,飔暗脸色大变,该死,没想到那饕餮的意志竟然出奇的坚定,明明之前它为了救人完全放弃抵抗,已经被他完全控制了,现在到底是怎么找回意识的! “过来!”在飔暗的命令下,那些疯狂的天魔也暂时放下了手中的目标,冲到了天魔王飔暗的身边,要踏过苏寒锦和江云涯的身体,冲破浮云岛的结界!玄玉玑等人便有了喘息之机,他们身上都备有生命之泉,然而之前的时候完全没有机会服用,这个时候,大家才匆匆服下,奈何伤势太重,还有魔气侵入体内,虽然身体有所好转,但想要恢复还需要时间。 苏寒锦身上腾起数道剑光,她问心剑每一剑刺出,必定能伤到一只天魔,然而它们悍不畏死,数量又多,且并不愿意与她纠缠,它们的目的只是冲破结界,她拦得住一些,却拦不住全部。 江云涯与江江已经合二为一,此时的他,是罗刹,高大的罗刹拼命地挥动胳膊,用身躯挡住那些疯狂的天魔,而那些冲过来的天魔,虽然是人的样子,却在撞上他的那一刻,直接撕咬,用牙齿狠狠咬住,瞬间就撕下了一块肉! 只是片刻,他就已经浑身是血,遍体鳞伤!咬到了罗刹血肉的天魔,实力甚至还会增强! 江云涯挡住了大半的域外天魔,苏寒锦的压力就稍微小了一些,但是她的对手里有天魔王飔暗,而天魔王飔暗此时也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完全是不要命的攻击,那些剑伤不能让他后退半步,而他浑身是血,身体周围的黑气渐盛,隐隐有了天魔本来的形态!这样一来,苏寒锦的压力倍增()! “给我死!”飔暗大喝一声,挥出的拳头陡然暴涨,黑气凝实犹如一座大山,朝着苏寒锦重重砸去!只是下一刻,他的身侧陡然出现了一道雪亮的剑光,那是稍微恢复了一些的凌天寒,他的这一剑,蕴含了无上剑意,穿透了飔暗的身体,使得他挥出的拳头在空中一滞,黑气凝结的大山也随之散开,只是单单的那一拳,苏寒锦一剑便将其破去! 她一直在寻找这最强悍的天魔的神魂破绽,他们的肉身实力太强,要对付他们只能伤及神魂,然后,这些天魔的神魂都极为强大,之前她的魂剑和信仰之力的攻击,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只是她仍旧在仔细的观察,想要找到可趁之机,而这一次,终于让她看到了! 在受到一剑重创之后,天魔转过头去,他看向了沉焰。 苏寒锦并不知道他与沉焰说了什么,或者什么也没说,但她发现,在那一刻,这个天魔王的神魂,露出了破绽!信仰之力配合魂剑的双重攻击,破开了那层层黑气,直袭天魔元神! 天魔身子一颤,随后身子重重地倒了下去!他之前是要进攻,与苏寒锦面对面的姿势,只是被一剑斩伤之后,扭头过去看向身后,然而倒下之时,他的头缓缓地偏了回来,苏寒锦便能看清他的脸。 他脸色惨白嘴唇乌红,却是在微笑,那笑容极为诡异邪魅,让人没来由地心头一寒。之前,每一个天魔死亡,都会有旁边的天魔分食他的尸体,但是这一个没有,他往下坠落,旁边的天魔却仍旧疯狂地攻击,没有一个去抢食尸身! 苏寒锦心头一震,下一刻,他看到那具本来已经生机全无的尸体再次睁眼,于此同时,属于沉焰的新月轰的一声炸开,碎裂的仙风草瞬间被域外的风暴碾压成了粉末,四散在了空中。(未完待续。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