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玄剑门

天下男修皆炉鼎 0 作者青衫烟雨 全文字数 3903字

天玄剑门 天道崩塌之后,司徒星翔建立秩序,稳住了千界局势。然而秩序的瓦解,让千界再次陷入了水生火热之中。 高阶的底层修士,前往低界便能称王称霸,视人命如蝼蚁,这样一来,一时间出现了几个让真仙界修士震惊的事件。高阶修士一怒,低界尸横遍野。在这样的紧要关头,天玄剑门一众修士担当了维护秩序的重任。就在大家穿梭于千界的时候,他们也发现了一个问题。 除了真仙界外,高等界面的灵气在减弱,而低等界面的灵气在增强。难道说,千界灵气的不平衡,最终会被打破么?这个对于那些底层的修士来说,无疑于一个巨大的好消息,他们辛辛苦苦爬到最后,也不过是堪堪到了高等界面的起点。而现在,这样的差距在缩小。而且低界通往高界的界湖威力也在减弱,从前千年也难以出现一个成功渡湖的修士,如今,隔差五便会有修士通过。 对于高等界面来说,这样的改变就让人委实难以接受了。然而灵气的逐渐稀薄他们也无力阻止,只恨天道无常,给了他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人致命一击。 这叫什么?风水轮流转是吧…… 沧海界。 对于沧海界这样处于中间的界面来说,灵气的变化程不大,因此,沧海界的修士并没有感觉到明显的差异。 月初七,又到了沧海界各大修真门派纳新之日。低等界面现在通过界湖出现在沧海界的修士已经增多了,沧海界修士现在也不再继续守着界湖,那些低界修士上来之后被引入了苍山,而每隔年的月初七,沧海界各大修真门派都会在苍山纳新。 低界修士想要自建门派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沧海界的那些灵山矿脉都被修真大派占领,低界来的修士毫无根基,想要开宗立派简直是痴心妄想,因此这些人亦只能在苍山里闯出名头,期望到时候能够被修真大派相中了。 如今的沧海界,最强的仍是仙剑门。当年仙剑门那金钟良带领沧海界修士迎战天魔,救沧海修士于水火之中,如今统领和战部前往了更广阔的天地,但他们在沧海界做出的一切,都被沧海界的修士记在心中,而仙剑门的第一大派位置,更是牢不可破。 苍山有一张天榜,年时间,修士们通过擂台比武排名,前五十名的修士都会出现在天榜上。 天榜前的修士仙剑门可以优先挑选,这是沧海界对仙剑门的尊重。 这一次,天榜前的修士是两男一女。 第一的名叫玄楚,八十二岁,剑修,修为乃是出窍层。 第二的是名女,叫曾玥,两四十七岁,乐修,修为乃是出窍一层。 第的名叫陈河,一四十二岁,剑修,修为乃是出窍一层。 大家都知道,虽然玄楚是第一,但是他年纪要大了许多,而第的陈河才一四十二岁就有出窍一层的修为,资质自然更好。仙剑门是众剑修心中向往的圣地,他们的弟都为优秀,天榜前也不一定能入他们的眼。往年仙剑门也出现过一个都没挑的情况,这一次,不知道天榜前的这两个剑修有没有希望? 即便有,估计也是那年轻的陈河有希望了。众人议论纷纷,显然对第一名的玄楚不看好。那玄楚抱着剑站在天榜底下,脸上神情为漠然,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势,相比之下,不远处的陈河就显得要温和得多,他脸上带着笑容,对那些打招呼的修士都微笑着点头致意。这样一来,大家对陈河的好感也就更多了一些,一些人还开了盘,赌谁能加入仙剑门,只可惜赔率一边倒,没有人看好玄楚。 却在这时,一个女声道:“我赌玄楚。”说话的女人全身上下都罩在黑漆漆的斗篷里,完全看不清容貌,只是她白嫩的手中放着一块蓝幽幽的石头,差点儿把这些修士的魂儿都摄了进去。 “啊?” “这是,这是……” “是高阶灵石?” 做庄的修士手都抖了,他涩着嗓道:“赌玄楚加入仙剑门,赔率……” “慢!”那女手缩了回去,“我不赌玄楚加入仙剑门,我赌他比那陈河加入的门派更好如何?” “这……”那修士与旁边同伙商议之后,果断答应了。 不多时,各大门派纳新的长老陆续来了。仙剑门这次过来的是位长老级人物,修为已经到了渡劫中期,着实让人敬佩不已。那长老过来,目的只是为了看一看天榜上的修士,若是有顺眼的就带回门中,至于其他的,自然不需要浪费他的时间了。 仙剑门长老在天榜前身上扫过,看着玄楚之时,眉头微微一皱,随后视线略过他,落在了陈河的身上。 那一瞬间,玄楚的神情有一闪而过的落寞,虽然转瞬即逝,但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自然也都看到了,那开赌坐庄的修士更是笑容满面,高阶灵石妥妥的收入囊中了。 “你,可愿入我仙剑门?”长老看着陈河道。 陈河顿时一喜,恭谨应道:“晚辈愿意!” 仙剑门长老便点了点头,“那就随我走罢!”他转头看向其他门派负责人,“仅他一人值得我仙剑门栽培,我还有要事在身,先走一步!”
却在这时,一个声音突兀地出现了。 “玄楚,剑修?”那声音顿了一下,“有没有兴趣拜入我门下?” 仙剑门长老顿时循声望去,却见那说话之人,是个身穿玉色长袍的翩翩少年郎!他嗤笑一声,祭出长剑,正欲带着新收的陈河离开之时,就听那少年又道:“修真界剑道第一大派,有兴趣么?” “荒唐,满口胡言乱语!” 仙剑门掌门倒是只甩了一下袖,其他门派修士纷纷怒斥道:“无知小儿,就凭你也敢称修真界剑道第一大派!” 瀚海剑派前来纳新的一名修士祭出长剑,“既然你自称修真界剑道第一大派,可敢一战?” 玄如墨回头,眉头蹙起,一脸的不耐烦。 他潜心修炼,奈何到了大乘中期之后,修为再难进步。掌门嫌他眼界窄,便将他踹回了沧海界,重建天玄剑门。莫非是那天他去得早,打扰了掌门休息,所以,才会命他将修为压制到渡劫期,才会让他一个人来沧海吧! 一个人啊! 孤身一人,修为压制到渡劫期,跑到沧海来重振天玄剑门,他绝对是因为去得早,碰上了掌门的起床气,结果被掌门狠狠地涮了一把!好吧,大概也不算一个人,那个无聊到处乱跑,四处赌博逢赌必输的玲珑真人应该算一个,他们是刚刚才遇上的,遇见之后,他就被玲珑缠上了,赌他到底多久能够将天玄剑门重建起来。 他快要被那赌徒给缠疯了。若不是让她发现了新目标,他现在都脱不了身。 玄如墨手中长剑出鞘,众人只见寒光一闪,下一刻,便见他又回过头去,看着那玄楚道:“想好了么?” 玄楚脸色难看,他虽然没有被仙剑门选中,却也不愿意被人如今戏弄,却在这时,听得一声惊呼。 “噗!”先前那瀚海剑派修士哇的吐出一口鲜血,他满脸不可置信,盯着手中的断剑道:“我,我,我的剑……” 玄如墨指着自己领口上的剑穗道:“我乃天玄剑门玄月岛岛主玄如墨,你可愿加入天玄剑门?” 他话音刚落,沧海界修士齐齐怔住()。仙剑门和瀚海剑派修士更是心中巨震。 其余人不知内情,偏偏仙剑门这位长老了解不少。他还知道,所谓的战部并非是前往了更高的界面海阔天任鸟飞,而是被天玄剑门击溃瓦解。他们隐瞒了沧海界的修士,却没想到,有一天天玄剑门的弟还会回来! 此事事关重大,必须回去与众人商议。那长老脸色大变,竟是丢下新收的弟径直离开了。 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也有不少正义之士,“当年天玄剑门丢下沧海界独自逃走,现在还有脸回来?” “呸!”玲珑真人吐了口唾沫。她之前全身上下都罩在斗篷里,这个时候将斗篷一掀,威压淡淡一施,浑身上下都罩了一层朦胧的白光,她仙气飘飘,脚踏祥云,俨然天上飞仙。 “天玄剑门乃是真仙界第一剑仙门派,岂能由你们颠倒黑白随意抹黑!” “天玄剑门维护千界秩序,拯救千界生灵于水火之中,若非他们,低等界面如今岂能高枕无忧?” “谁还敢抹黑天玄剑门,必将受五雷轰顶之劫!”玲珑真人厉声喝道。那小惨,修为被压制到了渡劫期,既然遇上了,她就行个方便,也算报答当年苏寒锦的恩情()。 …… 真仙界修士与沧海界修士的差距委实大了些。 看到玲珑,众人只觉得见到了真正的神仙。 心中敬仰与畏惧自然而然的滋生,那并非是被威压制住的恐慌,而是来自内心深处的敬仰与膜拜。扑通扑通,一个又一个的人跪倒在地,虔诚地跪在了玲珑的面前。 玄楚也是要跪的,只是他双膝一软的时候,被玄如墨用剑鞘拍了一下。 玄楚立时反应过来,虽说如此,神情也是为茫然。刚刚那一瞬间,他脑里只有一个念头,跪下去,那是神。 “刚刚怎么回事,难道是心魔幻境?” “你就不用跪了。”玄如墨用剑鞘又敲了他一下,“那是大乘期修士,你们会这样理所当然。” 大乘期修士…… 玄楚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停止了。 玲珑真人则是冷哼一声,“当年你玄锦师叔都要跪我,如今你这新收的弟跪一跪又何妨?” “你也说了是当年。”玄如墨淡淡地道,他眉头一挑,“现在你去试试?” 想到苏寒锦身边那个天魔,玲珑真人很沉重地摇了摇头,“算了……” 她转过身,从刚刚那修士的手里拿回了灵石,又将他摆在外面的那些低阶灵石都收了干净()。 “我赢了,这些都是我的了。” 好难得赢一次,实在是高兴了! “那些垃圾有什么好拿的?” “你不懂。” 玄如墨扯了下嘴角,大概也只有那夏越川能懂了吧! 他带着新收的弟玄楚飞往当年天玄剑门所在之地,飞剑之上,玄楚实在忍不住出声问道:“师父,为何会选中我?” 陈河比他年轻,资质比他更好,为何会选他? 玄如墨不假思地回答:“因为你姓玄啊!” …… 没什么理由,就这么简单。。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