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小说新闻>书评> 网剧一哥白一骢谈现在的网剧

网剧一哥白一骢谈现在的网剧

网剧一哥白一骢谈现在的网剧
网剧是影视业界2015年最为热烈的风景。说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也不为过。从数量上来说,由去年的1400集一跃而到今年的7000集。从成本来说,单集过百万的比比皆是。从创作来说,去年还是影视从业者的探索性尝试,今年已是名门正派大规模涌入。
网剧滚烫的原因很多,互联网对世界的吞没性发展必然形成网剧和传统电视剧此消彼长的态势,资本面向未来,传统寻求突围,都会使得网剧走在上行通道上。今年还有一些具体的因素就是:“一剧两星”导致电视剧制作公司日子不好过,向网剧寻求转向;视频网站觉得版权购买不划算,价钱高还只有几年版权,不如自制剧永远是自家孩子,就把一部分版权购买的预算转到了自制投资上;还有,年初的“限外令”使得各家网站为购买美剧和韩剧而囤积的资金失去了既定方向,很大一部分被转而用于自制。
至于明年会不会仍是这样不差钱,是要看网剧的发育速度和商业表现的。不能总是让资本望梅止渴,资本家不会满足于扔钱不听响,他们确实经常打摆子,对一件事的热度忽高忽低(从电视剧版权费这几年过山车般的震荡可见),但总会调整到不卑不亢的位置上,网剧该是什么价值终归就是什么价值。
白一骢
提到网剧,有一个名字是绕不过去的:白一骢。他或许不是产量最高的网剧创作者,但可以说是题材涉猎最广(科幻、警匪、盗墓、灵异、玄幻皆有)、作品成活率最高的一位。他迄今有两部作品上线,去年腾讯视频的《暗黑者》和今年搜狐、PPTV的《执念师》,两部都是流量和口碑双收的作品。而他即将上线和正在生产的还有《盗墓笔记》《撞铃》《暗黑者2》《花千骨之番外篇》《锦衣夜行》,这些作品都依托于网络世界的超级IP,成功的可能性非常大。他有自己的编剧团队,和不同的导演合作:《盗墓笔记》导演郑宝瑞已经有《大闹天宫》这样10亿级别的票房之作,《撞铃》导演林楠是成熟的电视剧导演…他还担任了上述几乎所有作品的制片人。
林楠
要了解网剧的生态,当然要请教有代表性的创作者。日前,影视独舌记者采访了网络江湖人称“一哥”的白一骢和他的亲密搭档林楠,他们俩合作的《撞铃》已经完成了筹备工作,马上就要开机。他们的答问信息丰富,也偶尔带有主流网剧观众的二次元风格。他们秉持的并不是人们对网剧的习惯性认识:流量就是一切,可以不择手段,而是多次提到了“社会责任感”。吸引他们扎根网剧的也不是“网剧大生产运动”所带来的滚滚金元,而是一种久违的在创作中自由呼吸的快感。采访是在一家时不时传来鼓乐声的酒吧的后花园进行的,但拂去耳边的噪音,我们感受到了纯粹的创作热情。有热情,就会有好玩的东西出现,对吧。
1
真正的大IP
都有独立完整的作者人格
独舌:您觉得网剧跟传统电视剧有根本的区别吗?
白一骢:我觉得网剧和电视剧从根本上讲没区别,都是影视剧,我们拍电视剧的时候也会区分受众群,拍给不同卫视的戏也都不一样,平台的属性决定了这个戏要用什么东西。可以把网络看做一个电视台,只是它的平台属性与传统不同。电视剧的观众年龄相对大些,多年的收视习惯相对成熟,每天晚上准时坐在电视机前;而年轻人在播黄金档电视剧那个时间很可能是不在电视机前的,要等到很晚回去或者周末才看剧,上网看比较方便。电视台是线性的观看模式,网络是非线性的观看模式。我这代虽然接触网络比较早,九几年开始,但还是在形成完整价值观之后才用上的,是把它当资源的心态。我记得那会儿搬个笔记本在学校门口小卖部接电话线拨号上网发邮件,每次都能引起围观。但九零后、零零后们是懂事的时候就接触网络,在他们看来网络是像水电一样的存在。他们想看东西,网络是第一选择。所以网络剧首先是要年轻化。第二个方面,电视台用的是采样数据,网络用的是大数据,每个网站都很清楚自己的用户构成,年龄、学历、地域分布……都很清晰,直接瞄准一个群体做东西就好了。当然网站和网站之间在属性上也有差异;但网络观众和电视台观众还有个区别,比如老看湖南卫视的观众可能很少看别的卫视;但网络观众不是说老看爱奇艺就不看搜狐,互联网的观众是追着内容走的。所以一家网站它想要的内容也是差异化的,不是固定在它现有的用户构成上,还想吸引新的用户来看。
独舌:你之前在传统电视剧领域做了很多年编剧和导演,怎么就转到网剧领域了?
白一骢:我之所以愿意做网络剧,因为受限比电视剧少。做电视剧很多时候不得不去迎合观众需求,这儿是不是该打一耳光,那儿是不是该哭一鼻子,你做的时候资方或电视台会告诉你要这样,因为观众要看。可观众为什么要看,我们不知道。但在互联网上,不用做什么都是收视率说话,这样我们其实可以适度地引导观众,拿我们觉得好的东西给观众看,看是不是好。
独舌:可是不管是网络小说还是网剧,给人的感觉都是“用户思维”,迎合为主,不是以表达为主?
林楠:有利益的情况下才会有迎合。其实那些大神们最早的贴子发上来,只是想让更多人看到他的东西。后来贴子被顶起来了,点击量很高了,可能有人来找说请他接着写。可是到了这时候,他也证明了自己无需谄媚,就讲你想讲的故事,就会有很多人想看。这时候给钱或者不给钱,都不太能改变他的叙述方式,可能会加入些元素,但不会伤及根本。
白一骢:其实网络文学发展到现在,真正意义上的超级IP很少。有些网文可能流量不错,但称不上超级IP。我认识几个超级IP的作者,我知道他们最开始写的时候真的不是为了取悦读者,完全是自己个人的喜好,后来被点击量证明了他的喜好跟大众的喜好是契合的。
林楠:一骢说的特别对,我在西祠、榕树、天涯一直看,现在火到天的,最初是从没点击率开始的。很多后来大IP的创作者其实是孤独的人,他们没地方去讲自己想讲的故事,那就挂在网上吧。有人来看了,很激动,那我就按我的方式讲下去吧。讲着讲着,就讲成了。
独舌:具体举几个超级IP来说说,它们成功在哪儿?
白一骢:目前的超级IP比如《盗墓笔记》、《鬼吹灯》、《亵渎》、《紫川》。像《亵渎》,它的很多读者都是大公司管理层这样的人,包括视频网站的总监都跟我说非常喜欢。这些作品我都看过,里面有一些元素可能是在向读者示好,但它首先是一个好看的作品,它的核心是不变的,内在有一个独立完整的作者人格,这很关键。现在大家都在说IP,其实真没那么多IP,而且到目前为之中国也没什么影视项目做到了真正意义上的IP运营。
林楠:第一批吃螃蟹的人是孤独的诉说者,接着就是蜂拥而上跟风的,现在天涯灵异版就充斥各种跟风抄袭的。网剧庸俗化起来很快,电视剧可能走五六年,网剧一年就跨掉。徐庆东导演告别式那天,四层楼梯站了几百人来送行,队伍里有一群高中生,集体黑衣黑裤捧着黄花。我一问眼睛就红了,都是一部部看着《重案六组》长大的孩子。回来我就说,做传媒的每一个人都得有社会责任感,是有孩子看着你的东西长大啊。我们这辈人现在就开始谈这个显得有点老气横秋,但真得有。刚才一骢说到网剧的自由度,其实我们不去迎合某个台或某个人所声称的观众爱看的东西,因为我们创作者自己觉得有一个健康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我们想把这个表达出来看有没有人喜欢。我们跟第一批网络写作者很相似,觉得真有一个好故事,拿来给观众,问你们喜欢吗?如果大家喜欢,那我们就还可以做下去。如果我们按自己的喜好和标准去做东西,得不到认可,那这江湖就不是我们的了。
独舌:现在买版权都叫买IP。
白一骢:你公司有版权听着不值钱,你公司有IP听着就值钱,一旦把版权换成IP就特值钱了。我觉得IP像是资本给炒出来的概念。实际上国内几乎没什么围绕一个影视剧,做游戏、做周边,真正做出一套完整运营的。
林楠:都是拿IP说事,不是说IP 的事。
2
为拍好《撞铃》,
我们可以不要工钱
独舌:您任制片人的《执念师》最近正在热播,谈谈这部科幻题材的网剧?
白一骢:《执念师》开发得比较早,去年三四月份就准备做,当时《暗黑者》刚开始播没多久,PPTV网剧投资方面的负责人跟我说想要一部剧,我之前一直想做软科幻类的东西,但按照正常电视剧的操作模式,这样的戏不太可能拍。这次就来做个尝试,大家都是吃螃蟹,这么吃一口试试。我是一个物理爱好者,爱看相对论之类的物理书,一直对科幻题材感兴趣,看很多科幻的东西,自己也想很多科幻的东西,按现在的说法是想构建一个介乎2次元和3次元之间的2.5次元世界。
独舌:做科幻类的剧主要困难是什么?
白一骢:现在国内做大型的硬科幻可能比较困难。主要在工业流程上,我们目前在特技、特效方面的水平跟国外相比还是落后。不是说找个外国团队做就能保证效果,因为这不是几个人的事,要一个庞大的工业体系支持。做软科幻的话,相对来说就讨巧一些。
独舌:平时看很多科幻作品?
白一骢:主要是国外科幻作品看得多。最近比较喜欢的一部叫《暮年之战》(Old Man’s War),讲未来世界的人一旦年满75岁后,可以选择去参加殖民外太空的军队,但永远不能再回地球。参军之后,这些老人们的意识就可以整个转移到新的壮年身体里。服役的死亡率是70%,如果活着服满十年,可以选择继续留下当军官,或者去地球以外的殖民地生活,还能用这个新身体再活四五十年。有个一辈子很平庸的人,在这儿发现自己是个军事奇才,打仗的过程中遇到一支幽灵旅,结果看到自己以前死去的老婆,他老婆没活到75岁,原来幽灵旅就是用75岁之前死的人做材料,但他们的意识很多都不在了。那男的服满十年之后已经晋升到很高军阶,可以去殖民地过舒适生活了,但他还选择留在军营里,等着他老婆。你看它是一个科幻故事没错,但其实内核讲的还是爱情。但科幻会带来很多新鲜的元素和很好的观念,比如把人的寿命延长一倍,这对很多人来说很有诱惑力;还有把自己一生的情感重新开始,也很有意思。
独舌:像您跟林楠导演合作的《撞铃》,看上去是灵异故事,其实内核讲的还是爱情故事。《撞铃》现在是在筹备?
林楠:对,所有故事归根结底都要回到最永恒的人性话题上。当时尾鱼的小说放在晋江网上都不知道该挂哪个栏里,因为里面糅合了许多元素。我觉得创作者在创作之初并没有明确设定要写一个灵异故事或是什么,是信手拈来想到那儿就写到那儿。我问过很多喜欢《撞铃》的人,喜欢它什么,理由都不一样。应该说最打动我们的是里面的爱情。还有就是其中公路片的元素。“在路上”是我跟一骢都特别感兴趣的一个状态,它跟在人生路上的状态是吻合的。《撞铃》里这个概念很强,大江南北的,一般人不去的地方,主人公都去了。我们有二十多个人在云南,分几个支队,所有未开发的、视觉识别度高的古镇全要走一遍。其实不管网剧、电视剧还是电影,观众最基本的一个诉求是视听享受。
独舌:《撞铃》在视听方面会有很特别的呈现?
林楠:观众能看到很多以往不大能看到的东西,第一轮海选是选景,我们这个剧其实早就超过一部电视剧的找景成本了。要保证景的视觉辨识度,同省的古镇总会有些许相似,但云南是块宝地,四省交汇,上千年的贸易通道,安徽商人走到这儿就建了白墙黑瓦马头墙的徽派建筑,英国人走到这儿就建了道地的英式建筑……并没有统一的视觉风格,很多元。我对实景一直有强烈的偏爱,我跟一骢在这点上也很一致,几年前我们一块拍《南少林》,去福建看到土楼就感慨,现成这么好的景,为什么大家不用呢?真拍才知道,难度巨大。这次拍云南的难度更是巨大,不同景致间还要拼、要串联,可能是某镇的这条街道拼某镇的那条街道,形成这一部分景。毕竟是单元剧,牵涉到演员,要带着一大群演员在云南全省游荡,这得多少钱!所以说要呈现实景,得付出血的代价。摄像机用阿莱ARRI最高配艾美拉AMIRA。航拍跟全程。听觉上,作曲走边陲异域风,有实有虚,进内蒙就是呼麦长调马头琴,阿拉伯呢给出异域风情的感觉就行,因为有些地理区域不想太清晰地界定它。音效上,我们做的是5.1。这些加起来,这个剧的制作成本相当高。从现在的预算安排来看,我们俩是都没工钱了,能奉献的都奉献了。
独舌:所以是电影的制作规格?
白一骢:很多人都在讲电影规格、电影质感,但我觉得这个东西不是定焦头、大光圈、做反差,或者调子做暗、加蓝加绿,就有电影感了。其实不是这样的,有些是做出了低成本电影的质感。形式永远是为内容服务的,比如《撞铃》,像林楠说的它的选景拍摄等等这些,都是在用做电影的态度去做,但我们不去说它有没有电影感,它就是一部剧。
3
拼咖是影视剧创作的大敌
独舌:网剧从业者的收入怎样?投资方的盈利状况如何?
白一骢:去年网剧从业者收入还比较差,今年起码工作人员的收入跟电视剧没太大差别了。电视台买电视剧很简单,广告收益能覆盖掉支出成本,而目前互联网的广告收益还难以覆盖掉这个成本,所以不能大赚。网剧植入广告招商的话通过几季积累口碑之后会好些。还有个情况,虽然现在很多客户都在说要把广告预算转向互联网,但真正实际操作的时候,还是会过来问一句话:谁演?
独舌:网剧不用大咖用新演员能省很多钱?
白一骢:不止这个层面,我们以前做电视剧都遇到过非常无奈的事情,编剧费心作出很好的剧本,拍得也很好,但卖得不好,因为没有咖。有些拍得不太好,有咖,就能卖得不错。往往有大咖的剧,拍得就不会太好,当然这不是说百分之百。有的大咖要求删戏、删台词,因为人家没空。比如制作周期一百二十天的一部剧,人家说了只能来七十天,说了每天只能工作多少小时,从进化妆间开始算,一有风吹草动就要重新梳化,这都算在他工作时间里,耽误一会儿十几万就出去了。拿的是天价,往往一线导演加一线编剧加一线美术的价格才等于一个一线大咖的价钱,可来了以后并没有给创作加分,他根本不给你创作的时间和空间。一算时间拍不完,就得为他改剧本,看能不能把上百场戏分给其他角色或者删掉,你说这伤不伤戏?有时候编剧觉得用心做剧本是何苦,改得支离破碎。像《执念师》这种戏拍起来都相当费时间,如果把主角换成大咖,他愿意跟你那么拍?新演员就愿意。网剧不追求大咖,不是因为互联网市场不想,而是预算请不起。现在网剧的创作者还能更多地享受创作本身,我们希望网剧不要那么快进入到拼咖的阶段。一旦进入拼咖阶段,制作就要下降了。
林楠:我们就是趁着还没到拼咖阶段,赶紧给网站和资方一个信心,不用咖也OK。谁不愿意最少的投入换取最大的回报?资方觉得有咖才保险,也是没信心的表现。要是一切能回归到戏的本源上,那才是观众的福气。
独舌:现在网络剧的创作环境还是好的?
白一骢:我觉得还真是在创作,不仅仅是干活儿。电视剧做到后来,我已经迷茫了,拼大咖严重干扰了正常的创作,网剧目前仍然是靠作品体现价值的载体。
林楠:以前拍电视剧,现在银行账户有点儿余额,可以让我们尽兴做点想做的事。未来谁也预料不了,哪怕水再浑了,我们也能坚持。这么多年做电视剧,不也坚持过来了么(笑)。
白一骢新作:
盗墓笔记》,编剧白一骢,导演郑宝瑞、罗永昌,12集投资8000万,爱奇艺播出,即将上线
《撞铃》,制片人白一骢,导演林楠,搜狐播出,投资2000万元以上,即将开机。
《暗黑者2》,编剧白一骢,导演周琳皓,腾讯播出,投资2000万元以上。
锦衣夜行》,监制、总编剧白一骢,非纯网剧,将在卫视和乐视播出,投资亿元以上。
《花千骨番外篇》,制片人之一白一骢,爱奇艺播出,投资2000万元以上。

网剧相关新闻

近期小说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