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五章 有情后补

大国风华 665 作者丰本 全文字数 4525字

现在,郑建国又未雨绸缪的去主动引起国家的注意,在无法预料的监管来临之前,就有步骤的推动计划接受监管体系,以避免无序状态下对计划产生冲击。 对于郑建国的这个做法,大约翰当然明白有应对的去接受批评甚至是国家层面的监管,与被动的去面对相比,其差别就在于主动权是否在手。 不过,想到这里的大约翰又想到了个问题:“我认为人类基因组计划成功的话,人们不一定会接受由个人,或者多人来掌控这个——生意。” 郑建国点了点头道:“所以《生化危机》也可以算作是种催化剂,加深人们和国家对于这个计划的认知,不过这个说起来还早。 现在DNA测序仪都还没整出来,要不你那边和大学联系下,再开几个资助项目算了,看看谁先发明出来——噢,这好像是个办法啊?” 眼瞅着郑建国说着说着停住,大约翰面带疑惑道:“这好像是个办法?” 飞快的将盘子里剩的牛肉都塞进嘴里,郑建国放下刀叉后两眼放光:“简单来说,现在是把一个基因从头到尾的,按照顺序一点点进行破解,所以现在进度缓慢。 然而先前我说到了是再多资助几个大学,争取早日发明出测序仪来,原本我是想这样会加快进度节省时间。 可我说的这个法子就很不错,把一个基因拆分后交给不同的小组,同时进行测序后再组成一条基因。 不过这样的话,就会涉及到测序完成后重新拼接的环节,靠人工的话——” 想到这里,郑建国便皱了皱眉头,这个想法有些简单到发指,原本10天检测出的DNA切成10份,交给10个实验室就能在1天完成。 这种进度虽然依靠钱就能取得,然而在这之外还涉及到了重新拼接的问题,也就是说还要增加专门人员对检测结果进行拼接,只是这样就会引出另一个问题:错误! 好在,这会儿郑建国也没钻牛角尖,他现如今的地位是早已适应了将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丢给他人,毕竟能想出这么个解决思路就殊为不易了。 当然,郑建国也知道这种事情不能乱说,他隐约感觉这个说法似曾相识,仔细去想却没有找到来源,便知道可能是上辈子里不知在哪听到的。 既然如此,郑建国便没有和大约翰再说下去,而是吃过了早餐后到达消化中心的办公室里,给推门进来的沙曼娜下了个任务:“去找下关于——DNA分析的技术,包括最新的。” “好,BOSS。” 沙曼娜长的身形娇小,就是一双眼睛大的有些引人,嘴上应下后将怀里的文件夹放在了郑建国的面前:“这是收支表,需要您签字。” “噢,先放在这里,你去把我交代的事儿办了。” 知道这个女孩不善言辞,郑建国看了下文件说过,便见沙曼娜点了点头双手抄在白大褂口袋里,转身走了。 目送这个小姐姐的背影消失,郑建国已经适应了沙曼娜的性格,便低头打开了面前文件,开始一目十行的扫过列表,发现上个月新采购的20只猴子竟然涨价了,从先前的3800长到了4100。 不过在看到供应商还是那家公司,而采购经手人员又是艾斯特,郑建国便跳过了这个环节看了下去,末了看过汇总出的18万开支,在审核上签了名字。 18万这个数字看着不多,那是因为整个实验室在上个月里面没有开新课题,如果去掉这里面最大的大头是20只猴子,就能知道整个实验室的耗材便高达10万美元,妥妥的烧钱。 等到又批了几个文件,郑建国才要起身去实验室溜达圈,自打艾斯特半个月前率队去了埃及研究木乃伊,这就是他每天上班后的必备工作。 只是郑建国才站起身,整理了下量身定做的白大褂,便见紧闭的办公室门被人推开,一个脑袋发亮的医生满脸是笑:“郑医生——” 脑海中闪过先前才看过的20只猴子,郑建国虽然不满这货称呼自己为医生而不是主任,面上却带出了微笑的开口道:“你好,阿肯主任,找我吗?!” “当然。” 醒悟到郑建国可能是要出门,阿肯·迈尔斯后退一步笑道:“不知能耽误您五分钟吗?我想和您聊一会。” “当然可以,请进。” 眼瞅着这个据说是不好打交道的生殖医学中心主任笑成了弥勒佛般,郑建国便以为他是来打听自己买猴子的做法时,不想阿肯·迈尔斯在进了办公室后,双手捏在了一起道:“郑医生,咱们之前可能是出现过误会——” “误会吗?” 面带疑惑的郑建国是想了又想,发现他和这个主任间除了那个试管猴上打过交道,后面还是艾斯特在菲欧娜没走之前移交给了他。 而两女也没说这位主任怎么了,郑建国就感觉还真没其他什么龌蹉,否则以他的性格不说是忘了,怕是会早就报复回去的,当即开口道:“我不记得咱们起过什么误会。” 发现郑建国神情不似作假,阿肯·迈尔斯便收起了笑,圆圆的脸上现出了迟疑道:“那,我听说保护伞生物正在对一款药做Phase 1试验——” 蓝色小药丸! 郑建国瞬间明白过来,他还以为这位生殖中心的主任,是想来问他继续买猴子的作用来着,没想到是为了这个。 由于保护伞生物的布鲁斯去了共和国,美利坚这边就交给了大约翰暂代,只是不知他出于什么原因,这款药的Phase 1阶段交给了纽约的长老会医院。 而以延续性来说,那么不用去多想,Phase 2和Phase 3阶段也必然会放在这家医院里进行。 当然,这不是说郑建国找不出原因,毕竟大约翰之前就透露过:“是考虑到我在这边的培训,所以就回避了下。” 阿肯·迈尔斯摸了摸下巴,满脸不可置信的开口道:“哦,郑医生,你需要回避什么?我感觉如果你没有做不合规的事情,就不用去回避这些,除非你认为你在医院里面受到的优待,可能会和利益输送有关。”
你在教我做事? 虽然知道对方说的是实情,可郑建国却感受到了对方话里的说教意味,当即瞅着对方光滑的下巴开口道:“哦,阿肯医生,你还有别的事吗?” “嗯。” 敏锐的从对方眼中捕捉到不满,阿肯·迈尔斯点了点头双手交织在了一起,语气放缓道:“郑医生,我可以免费帮你做Phase 1,你也希望更多的患者更快的速度做完Phase 1吧?” 郑建国眼前一亮,面现迟疑的抱起了双肩道:“Phase 2和Phase 3呢?!” “咳。” 阿肯·迈尔斯好似被口水呛了下,不过他也没有迟疑的便伸出了手:“成交!” “噢!” 这下轮到郑建国吃惊了,一款新药的成本大头当然是研发,而在研发之后便是临床试验阶段的费用,因为最快的Phase 1也要以年为单位。 并且,由于医护人员的薪资水平又在较高位置,长年累月中的人力物力上的支出也不是个小数字。 虽然,郑建国已经做好了继续砸钱的准备,可现如今能有便宜的事儿不占,那不是成了王八蛋吗? 而且,由于阿肯·迈尔斯面对着郑建国开出的条件,是没有还钱也没有考虑的便答应下来,他为了自己的唾沫也会答应下来。 于是,郑建国探手和阿肯·迈尔斯握在了一起,面带微笑道:“那就谢谢迈尔斯主任了。” “没问题!” 迈尔斯大包大揽的应了下来,肥嘟嘟的脸上双眼充满了探寻:“我听说这款药的效果,是令人感到神奇的好——” 扯了下嘴角,郑建国歪了歪头道:“疗效对症了,效果就上来了,我会安排人到生殖中心找您的。” “尽快!” 冲着郑建国指了下,阿肯·迈尔斯满脸期盼的样子才转身要走之际,突然停下脚步回过身道:“噢,忘了祝贺你了,郑医生,恭喜你的单蝌蚪注射技术登上了《科学》,使得咱们医院成为全球唯一一家,开展了这项研究的医疗机构。” “登上了《科学》?!” 郑建国面现惊讶的时候,阿肯·迈尔斯已经点过头转身走了,留下身后的郑建国想起今天是《科学》出刊的日子,便跟着出了门:“安迪,去买本,不,买30本最新的科学来,上面有我研究的。” “好的,BOSS!” 门外走廊里面,正抱着杂志在看的安迪飞快起身应过,只是在他收起杂志后走出两步,才停下了脚步道:“BOSS,是关于什么研究的?” “单蝌蚪注射技术。” 想起先前阿肯·迈尔斯的说法,郑建国重复了下目送安迪走了,便听身后办公室里传来了阵电话声,心中想着是不是道喜的接起时,果然随着他拎起电话就听到了道喜的声音:“建国,恭喜你啊,又一篇文章登上了《科学》。” 道喜的声音里充满了亲切,只是这不是郑建国以为的叶敏德,也不是参与到里面的郑冬花和寇阳以及罗兰,而是让人有些意外的易金枝。 当然,这只是郑建国脑海里的想法,这个姐姐能第一时间通知他,无论如何都是要感谢的,虽然他已经知道了:“谢谢你,金枝姐,是叶教授给你说的吗?” 易金枝声音轻快:“是,教授在忙活,就让我给你打个电话报喜了。” 一篇论文登上了《科学》,这当然是值得庆贺的。 于是随着阿肯·迈尔斯和易金枝的道喜过,郑建国在这天早上是接了十几个道喜的电话,甚至连国内的蔡正元都打来了电话:“建国,好样的,没给咱们齐省医学院丢人!” 听到老人不见外的嗓门,郑建国也仿佛回到了齐省医学院里,笑呵呵的开口道:“那是当然,也不看咱是谁教出来的学生,名师出高徒,可不就是我这样的?” “哈哈哈——” 蔡正元的爽朗笑声传来,直把郑建国震的耳朵发嗡时,声音便是一转:“只是建国,这次给你打电话,还是要有个事儿麻烦你下。” 郑建国当即开口道:“有事儿您说话,咱爷们间还用这么客套?您先前可没拿我当外人——” “好!你小子没学你老师的缺点。” 丝毫没有当着人家面说人家老师坏话的觉悟,蔡正元大大咧咧的嘀咕过,好在郑建国也知道学院里的大佬们,那是有意见都敢直接当面提的,便听这老爷子继续说了起来:“就是丁香前段时间小产了下,这不恢复过来后为了放心,就给她做了下检查,哈佛来的老师说输卵管堵塞了,国内做不了。” “那好说,你让丁香这段时间休息下——” 眼前浮现张清秀的面颊,郑建国知道她是有护照的,所以想起正在学习维护黑鹰的叶振凯,也就下了决定把她接过来做个检查,顺便让这小两口聚聚:“我看看尽快把她接过来。” “好的,建国,那我就不谢你了,有情后补。” 蔡正元的嗓门低了些说到,郑建国就笑了:“这个您想多了,就是有情后补,也是我和叶振凯蔡丁香的事儿了,咱爷们间可没这些说法。” “哈哈哈,那就按你说的办了,这个电话不便宜,我就挂了。” 蔡正元的爽朗笑声消失后,郑建国却捏着没了动静的电话,面现迟疑:“叶教授怎么也没说下?” 将电话放好,郑建国看了下手腕上的表,发现已经快到下班的时间,也就出门给安迪说了中午回圣保罗吃饭的事儿,于是便在没多久后到了52号。 郑建国一进屋,已经坐在桌旁的郑冬花等人齐齐站起了身,他之所以这个时候回来,就是想着叶敏德带着易金枝中午不回来吃饭,专门过来的。 郑建国去洗手的功夫,寇阳已经从厨房里拿了套碗筷出来,范萍给他打上的时候,满是探寻的开口道:“你回来也没打个电话,我好多做个菜,这都是昨天晚上剩的——”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