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 这是一次捐款

医神出狱 459 作者老虎来咯 全文字数 2404字

那个中年人抬头看向魏武,就见魏武的脸色转眼又变得惨白,心中大喜,叫道: “口说无凭,大家把钱都打到同一个账户上,交给一个中人保管,免得到时候有人输不起赖账!” 从向英及时站起来说: “这样好不好,我是台海人,我来做这个中人,只做见证,两不相帮,账户也由我来提供如何?” 众人纷纷表示同意,随后赌约双方都把钱打进了从向英提供的账户。 这时,棒子国那个中年人突然越众而出,趴在舞台的边缘冲朴贱人眨了眨眼,又死劲摇了摇头,又无声地说了几句话,朴贱人点了点头,面露得意。 胡静波叫道: “不行,这家伙耍赖!我会说棒子国的语言,他说话的口型我看出来了,他跟台上的伤者说,就算是治好了,也不要承认,无论发生了什么,绝对不要站起来!” 此话一出,下面嘘声一片,纷纷大骂棒子国无耻。 朴贱人冷笑道: “是你们不敢赌了吧?愿赌服输,别耍赖!刚才我的同伴跟我说,我马上就可以站起来了,他是给我祝福呢! 魏先生,废话少说,我已经准备好了,开始吧!” 魏武装着极不情愿地走到朴贱人的身边,伸出右手,弯下腰来给他把脉,同时右手悄悄发出一支威武神针,扎在朴贱人颈椎上,这才把手贴在他的腰上,把灵气输进他的体内进行检查。 他这样做的目的是暂时切断贱人的神经,让他感受不到灵气入体,更感受不到身体的变化,不让这家伙发现了治疗效果,再耍什么花样,也是为了麻痹这家伙,可以出其不意地让他做出本能反应,免得他耍赖。 此时,朴贱人完全感受不到身体有任何变化,面上自然没有任何表情,台下的中年人见了,心中大定。 魏武检查发现,这家伙第七、第八节腰椎骨错位了,压住了腰椎神经,其中第八节椎骨骨折,其中有几块很小的碎骨被挤进了脊椎中间,进一步加大了对腰椎神经的压制,也加大了治疗的难度。 要想治好这家伙,就必须把这几块脆骨取出,再将错位的椎骨扶正,还得让第八块椎骨重新长好。 这个难度就大了,尤其是那几块碎骨,是在脊椎中间,要是强行手术,很可能让碎骨进入骨髓里面,也难怪棒子国花了那么多功夫,也没能治好他。 这种情况比当初玉龙要严重得多,但是因为受伤的时间比玉龙短,再加上魏武现在的灵力和针灸技艺已经远超当初,而且还有医灵针这样的神器,所以对于现在的魏武来说,难度并不是很大,唯一的问题就是太便宜这个贱人了。 于是魏武吩咐大刚搬了一张矮桌到舞台上,之后大刚提着那家伙放到桌上,让他脸朝下,后背朝上,还体贴地用手托着这家伙的脸,免得他闷死。 魏武没有再藏私,抽出医灵针在这家伙的后腰上扎了起来,他先是用灵气把那几块碎骨击得粉碎,再用医灵针吸出碎骨,之后再用灵气矫正了位移的椎骨,在刺激骨折出重新生长。
此时台上台下落针可闻,没有丝毫声音,十几分钟后,魏武收了医灵针,拔出这家伙颈椎上威武神针的同时,说: “我说朴先生,你刚刚被抛上舞台的时候,给吓尿了,这股味太难受了,我没法下针啊!” 朴贱人一听,脸涨得通红,双手撑住桌面,一下子就跳了起来,走到舞台前面,掀开西服的下摆说: “胡说什么呢?谁尿了?” 话音未落,台下掌声雷动,叫好声此起彼伏,朴贱人这才发现上当了,急忙奔到轮椅前坐下来,引得台下嘘声一片,哄笑一片。 朴贱人不得不站起来冲魏武鞠了一躬,垂头丧气地转身就要下去,却是被拿着话筒的胡自立拦住了。 朴贱人刚刚恢复,自然犟不过胡自立,被拉到了魏武的身边,台下的胡静波、骆冰冰对着他们就是“咔咔”几声,其他媒体也瞬间反应过来,纷纷把镜头对准了台上,一时间“咔咔”声四起,闪光灯差点亮瞎了眼睛。 胡自立微笑着说: “大家好,刚才大家都亲眼看到了,魏总用神奇的中医针灸术,让无论棒子国的传统医术,还是西医都束手无策的,瘫痪多年的朴正银先生现场站了起来。 从今之后,朴先生就是中医和针灸最好的活广告,无论朴先生走到哪里,都是在给魏总,给中医,给中医的针灸术做代言,朴先生的所有歌曲、演唱会,还有影视作品都是宣扬中医最好的载体。 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感谢魏武,也感谢朴先生!” 台下掌声雷动的同时,还夹杂着一片叫好,朴贱人先生满面笑容,随后就是面如死灰。 最初的满面笑容是他听到掌声的本能反应,随后他就意识到,从此之后,在棒子国他再也没有办法登上舞台,再也不会有导演愿意用他了,棒子国不能容忍他这个中医的“形象大使”出现在他们的影视作品中,而华国,经过今天这一场闹剧,他还能有市场吗? 胡自立等台下安静之后,亲手把朴贱人送下了舞台,然后说: “请刚才那位中人上台。” 台下顿时发出了一阵窃笑,显然这是要兑现赌资了,无论是棒子国那个中年人,还是藤野和江同伟,全都垂头丧气地叹了口气。 不过,还是有聪明人的,这时龙二再也忍不住了,站起来大声道: “等等!刚才那些所谓的赌约,其实就是个烘托气氛的玩笑,大家知道,在华国,聚众赌博是违法犯罪行为!刚才的赌局是违法的,不能作数! 今天可是有这么多的领导在场,怎么可以赌博呢?朱书记,刘市长,你们说是不是?” 江同伟、藤野还有那个中年人顿时大喜,其他人则是大骂不止。 胡自立微微一笑,伸手虚按,说: “这位先生误会了,刚才不是赌博,而是一次慈善捐款。”
隐藏